•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有点想
         砰的一声,车身居然不受控制的向一边靠陇。

         我和陈亦可完全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陈亦可更是反应激烈。

         她双手一下子拍在方向盘上,大叫:“哇靠,我就知道,轮胎气不满,肯定会爆胎。”

         尼玛,听到这话我鼻子都气歪了。她知道轮胎气不满,还开着车到处乱跑?知道气不满还不充气?

         万一中途我们高速行驶的时候,车胎突然爆掉,和别的车相撞,那我们岂不是要把命给搭上了?真是一个脑残老师。

         这是在拿我的命不当回事啊,见个家长事小,再把我的命给搭上就完了。

         不过还好,不一会儿,车就停在了路边。她松了口气,随后伸手拍了一下我后脑,不客气的说:“都怪你,要不是你太重,怎么会把我的车胎压爆,下去看看哪个胎爆了。”

         真是煞笔,车胎爆了,怪我喽?简直就是一个极品女司机。

         不过现在她可是我的老师,她说话我不能不听,很快,我就下了车,看到右后方的轮子已经扁了。

         而且我还看到,车胎上面插着一根钢钉。

         我一愣,感觉有些不对劲,车胎这么结实,上面怎么会有钢钉?钢钉虽然说可以刺破车胎,可是一般情况下,车胎也不会压到钉尖啊,怎么感觉像是人为的一样?

         我连忙去车里汇报情况:“老师,车胎没爆……”

         但我话刚说完,不由愣住了,因为之前还坐在驾驶座的陈亦可,居然不见了。

         车门是开着的,我走到驾驶位的一侧,还是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这时,我向远处看了一眼,很快就发现,此时陈亦可被两个魁梧的大汉架着肩膀,而且其中一个人,还拿着一个毛巾,捂着她的嘴巴不让她出声。

         眼看她就要被塞进了那辆面包车里,我连忙追上去,对他们大喝一声:“放开班主任!”

         我追到他们身边,那两个人一愣,随后其中一个不屑的对我说:“不想死就滚。”

         陈亦可大叫一声:“哎呀,这个人是我的学生,跟我没什么关系,你们可不能打他的主意啊!”

         “草你麻痹,给我闭嘴。”那个男的揪着她的头发,把她弄的被迫低着头,随后陈亦可就被揪着头发塞进了面包车。

         但陈变可似乎还不甘心,进入车里以后,又把车窗摇开,脑袋伸出车窗外对我大叫:“林进,快跑,记住他们的车牌号,快点报警!”

         其实刚刚我还是挺感动的,没想到她在危难之下,居然还不想把我也拖累了。从这点上来看,她就是一个好老师。

         不过她刚探出头,就被那男的扇了一巴掌,就跟打地虫游戏一样,又把她脑袋按进车里了。

         我对她大叫一声:“老师,我不能拋下你不管,要死一起死!”

         “你是不是傻啊,晕死……”她瞪着我,不断的对我使着眼色,意思很明显,是让我先逃出这里,然后再想办法救她。

         我眨巴着眼说:“老师你对我挤眉弄眼干什么?”

         顿时,陈亦可脸色一白,看向我的目光别提有多恨了,就像把我当成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一样。

         “嘿嘿嘿……”两个壮汉不怀好意的向我靠近,其中一个人先一步伸出手,想要掐住我的脖子。

         而我,也嘿嘿笑了起来:“嘿嘿……”

         “笑你麻痹啊笑。”他立马一巴掌向我拍了过来。但很快,他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只见他嘴巴张成了o形,脸上仿佛便秘一样难受。

         他被我抓着手,四根手指已经被我掰弯了,嘴里大叫:“快放手,快给老子放手。”

         另外一个人一看不对,立马抬脚向我踹过来,可是我早就注意着他的动静,所以他刚一抬腿,我就一脚蹬在了他腿上,让他的右腿向后摆了过去,身体却向前弯了过来。

         随后我一个膝击,砸在了他的下巴,他的身体顿时仰躺在地。

         “你麻痹……”

         “啪……”这个还没倒下的男的骂了我一句,不过我立马给了他一巴掌,把他的话给堵了回去。

         以前我小的时候,爸妈就说这个社会很残酷,想要保护好自己一定要有点真本事,所以他们两个曾经把我送进了武校。

         而且我可是从来没有落下个功课,所以我的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好太多了。

         车里的陈亦可,脸上的表情也非常惊讶,我有些得意的走到她面前说:“老师,咱走吧。”

         这下我救了她一命,她该不至于还要见家长吧,而且她的车胎也坏了,也去不了了啊。所以我悄悄松了口气。

         突然,我面前的陈亦可的脸,在我眼uej放大了。

         陈亦可带着暗香的身体,一下子扑在了我的怀里。

         尼玛,难道是对我投怀送抱?

         我完全懵比了,难道是我这次救了老师一命,所以让她想以身相许……

         她双手搂的我非常紧,让我想挣开她都不能。

         我可是从来没有和女人有过亲密接触,当然,除了李研。不过我此时心里还是紧张的不得了。

         陈亦可可是我的班主任啊,现在她居然直接扑在我的怀里,我心里都紧张死了。

         “老师,老师……”我晃着她。

         无意间看她一眼,发现她正用一种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我,她嘴里喘着热气,眼神灼灼的盯着我。

         “你怎么啦?”我发现她的眼神有些浑浊,似乎不是很清醒。

         “那,呼……那个毛巾有问题,快抹我去车里!”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想到之前那两个人,抓她的时候曾经用一个毛巾,按在了她的嘴上,当时我有些奇怪,还以为是怕陈亦可咬他们,现在看来,是另有原因。

         我连忙扶她到了车里,她顿时咬着牙,紧紧的并着腿,就像在与什么做斗争一样。

         原来,是那种药!

         我心里胡思乱想,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坚持不住了,肯定是哪个男的想要得到她。毕竟她那么漂亮。

         本来她穿着套裙,身上就有够性感的了,而此时我见她两腿一动一动的,就更加的诱人了。

         我呆呆的想着,她等会儿,该不会拿我当解药吧……那我,是从了她呢,还是拒绝她呢?

         不行啊,她可是我班主任,我们不能那样!可是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突然,她甩手给了我一巴掌,瞪我一眼道:“看什么看,我可是你班主任,再看眼珠子给你挖了。”

         我连忙正襟危坐,但却忍不住竖耳倾听,她身上发出的细微动静。

         这时,她抬脚把我往外蹬:“滚,快给我滚到后面去,快点,不然我明天就开了你。”

         她腿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但她穿的可是高跟鞋,弄的我有点疼。

         不过她这一抬腿,大半截都露了出来,尤其是她的两腿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样,轻微的颤抖着。

         我们班有些学生说她的腿又细又长,如果被她的腿夹一夜,少活十年都愿意,现在看来她的腿很漂亮,果然不假。

         此时的我一脸懵逼,完全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所以只好听她的命令,跑到了后排座位。

         “嘶……”陈亦可闭着眼深吸了口气,就像在狂风暴雨里面坐过山车一样,努力启动油门,但过了一会儿,她还是放弃了。

         她双手抱在自己胸前,紧紧的闭着眼睛,突然平静的对我说:“林进,你到前面来。”

         “啊,老师,你不是让我坐后面吗?”

         “嗯,想。”

         嗯?想?又嗯又想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是想……

         此时我正面临一个艰难的决定,陈亦可这么漂亮,此时居然主动要我坐前面,她肯定没想干什么好事。

         不知道那种药效果到底怎样,不解决的话,身体会不会出问题。

         可是我要是和她发生了什么事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我给开除的,我到底要怎么办呢?

         见我尴尬的坐那儿,陈亦可又喃喃道:“有点想……”

         “你快过来吧。”

         我一咬牙,很快做出了决定,她此时脸色很不对,通红通红的,反应似乎太激烈了些。

         我怕她会出事,于是下车走到驾驶门旁,打开门就把她抱了出来。

         我就像公主抱一样,抱着她往回跑,因为之前走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了一家医院,距离我们这儿并不远!

         “老师你坚持一下,我带你去医院!”

         好在我的身体素质很好,抱着她根本就不废力。可陈亦可的动作,可就让我难受无比了。

         她被我抱着,还用力搂着我的脖子,像小猫一样,不停的往我怀里钻。而且她的脸更是趴我身上,用力的吸气,似乎想要吸我身上的味道一样。

         她嘴里说着:“我,想……”

         “老师,马上就到了。”

         平日里她根本就没拿正眼瞧过我,我对她又敬畏又喜欢,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她发生过什么交集。可是今天,她却对我做出这种亲密的动作!

         还告诉我她很想,所以此时我跟她触碰的时候,都感觉身体就像过电一样,又紧张又刺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甚至都不敢去看她的脸。

         还好,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我终于看到了那家民营医院的牌子,当时我抱着陈亦可就闯了进去。与此同时,陈亦可双手紧紧抓住了我,眼神几乎要把我溶化,催促我:“不要进去,只有你能救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