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抗打小英雄
        妈蛋,李研成绩有多好我成绩就有多差,可是,这么丢面子里子的事情我会和班主任你说?我也是要面子的。

         正在我绞尽脑汁的想要避开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敏感的神经发现了周围的不对劲,不知道什么时候,班主任抓住了我的手,她的手软软的也黏糊糊的好像是出了汗。

         “林进,你看那边。”班主任小声在我边上耳语。

         我朝着班主任望着的方向看,几个彪型大汉站在那里,来着不善,脸班主任牵着的金毛也紧张的竖起了毛发。

         我疑惑的转过头看着班主任,不是说治安很好吗,这几个人怎么回事,“班主任,我们现在往回走,别怕,我在你后面,这几个人不一定是冲着我们来的,我们就当没看见。”

         班主任点了点头转身想往回,这个时候,对面一个黄毛发话了,“大哥,就是这个女人,上次害得我失手!”

         妈的还真是冲班主任来的!墨菲定理第四则: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可能发生。我觉得这一刻我像是个预言家。

         那个被叫做大哥的大块头看了班主任一眼,眼睛里散发出淫贱的光芒。

         这我就不乐意了,我貌美如花的班主任岂是你们这类小混混可以肖想的?

         “你们想干嘛?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班主任拿出手机大声斥喝着,一脸警惕的看向那些人。

         “呦呵,”那个大块头舔了舔嘴唇,猥琐的嘿嘿一笑,“小姑娘倒还挺有脾气,威胁起人的声音也好听,不过不知道你在我身下娇喘的时候是不是还这么好听。”

         周围人听到他开黄腔也跟着哈哈大笑,是可忍孰不可忍,当我林进是透明的吗?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几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我站到班主任身前。

         “呵!怎么还有个臭小子在这里碍事,这事和你没关系,识相的滚远点。”大块头向我挥了挥手。

         “就是,小子,我大哥发话了,你趁早现在离开,不然有你好看的!”

         “呸,你个小黄毛,头发上有点颜色你就以为开得起染坊?你大哥和我说话,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我记得这个小黄毛就是上次给老师下药的其中一人,我的记性要比一般人好所有不会记错,这个黄毛的小子上次没吃到班主任的豆腐,这次要找他们老大来报复班主任。

         “嘿!你这个臭小子还想英雄救美不成。”小黄毛指着我的鼻子。

         对!今晚我就是要当回英雄,他们人多势重,不过我观察过了这批人没带家伙,哼,赤手空拳就想在我眼皮子底下欺负良家少女,我可第一个不答应。

         没等大块头反应过来我上前就给了他眼睛一拳,这一拳我可是卯足了十分的力气,一拳下去他的脸瞬间青了一块。

         擒贼先擒王,我三岁的时候就知道这个道理。

         “哎呦哎呦。”大块头捂着眼睛吃痛的向后退去,我没放松警惕又是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肋骨上,这些都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

         边上的小弟也傻眼了,有个大胆的直接冲过来想给我一拳,老子武校也不是白上,一个弯腰就躲了过去,顺道勾住了他的脚踝把他踢翻在地。

         “班主任!你快跑!”我大喊着,生怕他们趁我不注意时向班主任下黑手。

         “林进?”

         我用余光看去班主任竟然在原地不动!看得出来,她在为我担心,不过在我看来这就是蠢的表现,她留在这里只是拖油瓶好吗?

         “陈亦可,你快点给我跑!”我着急的叫了她的全名,“边跑边给我报警!走啊!”我眼神向外瞟,示意班主任往边上跑。

         “卧槽尼玛,”大块头清醒过来咒骂了一句,“今晚一个都不准走,给我打!”

         说实话,我本来也没想走,他们这么多人我能逃到哪里去,能让陈亦可脱身就可以,反正我被王莲花在家里打得习惯了,皮糙肉厚的,能扛!

         此时陈亦可也往边上的小道跑了出去,有两个小混混跟了上去,却被大宝给拖住了,这时候这条狗还是挺有用的,这样一来他们也就抓不到班主任了吧。

         “臭小子!你他妈竟敢打我,我看你活腻了!”大块头大叫着朝我冲过来,我上前主动的抓住了他的胳膊,我靠这人一身的横肉,胳膊硬邦邦的!他甩了甩手想要挣脱我,力气大的惊人,我一个抬脚不客气的踩到了他的脚上,引得他嗷嗷大叫。

         “人呢!都愣着干嘛,一起上啊!”

         大块头一发令边上的小弟也围了过来,奈何我没有三头六臂,打了几拳也挨了不少,最后一个不注意大块头硬生生的锤到了我的肚子上,我感觉刹那之间五脏六腑都挤在了一起,一阵绞痛直上脑中,差点把晚饭吐出来。

         “啊!”大块头把我的胳膊使劲往里拽,我分明听到肩膀骨头的一身脆响。

         对方很享受我的哀嚎,“你小子刚才不是挺牛逼的吗,怎么不说话了,啊?打啊?继续打啊!”

         卧槽,你有本事放开我单挑啊!但是我没说出这句话,此时此刻我是在下风的。

         “我让你威风!让你装逼!你们给我打!使劲打!”大块头冲着他的小弟命令道,他绞住的双手让我动弹不得。

         很快,拳头如雨点般打在我的头上,我的胸膛,有的人还用脚踹我腿,我低着头咬着牙默默隐忍着,疼,真的很疼!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任由大块头架着我。

         “你们干嘛呢!”远处有灯光照过来,本来疼的就睁不开眼睛的我这下子在强烈的灯光直射下更是看不清什么情况。

         我听见一个小混混慌张的说道:“大哥!是警察,那娘们叫警察来了,我们要不要撤了。”

         “啊呸!今天真晦气,”大块头将我狠狠的丢在地上,还不忘踢了我一脚,“兄弟们,我们走!”

         我这算是熬了过来了吧,但浑身没有力气想站也站不起来。

         耳边传来模糊的女声:“林进!你没事吧,怎么被打成这样,我带你去医院你一定要坚持住!”

         真是聒噪!爷什么时候如此狼狈过,“陈亦……咳咳”话还没完口中一股腥甜涌了上来。

         “啊!林进!你吐血了,”班主任带着哭腔,“你千万不要有事,来,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紧接着,我感觉某人把我扶了起来,我顺势倒到了一个香香的怀里,恩?陈亦可难道随身带了护枕不成?我觉得我的头靠在一个软软绵绵弹性极好的东西上,随着陈亦可扶着我走路的时一颤一颤的。

         很快,我意识到我是靠在了她的胸上,我把脸朝下,哈哈这算不算传说中的埋胸,不过没有享受多久,终究撑不住昏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粉色的小床上,我动了动四肢,“嘶!”还是有点疼,看来没做梦我真的被人打了,我环顾了四周,一张桌子一个大书柜摆在面前,很显然这里不是医院啊!

         “你醒了?”班主任推门进来。

         “班主任,我这是在哪啊。”

         “还能在哪,当然是我家啊!”

         “不是,我没去医院啊?”我明明记得昏过去之前她一直哭着喊着让我去医院的!

         “当然去了!”班主任坐到了我床边,“检查过了,医生说都是一些皮外伤,还有你那个肩膀也只是脱臼了,医生已经给你接好了。”

         “皮外伤?”有没有搞错啊,我当时被打的那么痛苦,还吐了血,感觉肺都要炸了,仅仅是皮外伤那么简单?“班主任,我觉得我有必要拍个片子,皮外伤不可能的。”

         “拍过了,真的没什么大碍,你这次也真的吓到我的,”班主任将一个小袋子放在我枕边,“呐,这是医生给你开的药,内服外敷的都有,下次不要这么莽撞了,打不过不会逃吗?”

         我憨笑了一声,“我要是不在那里挨打,他们不得跑过去追上你了吗。”

         班主任一个瞪眼,眼中隐隐约约竟含着泪花。

         “唉唉唉?别哭啊,我下次逃,逃还不成吗?”我最见不得女人落泪,尤其是班主任这样的大美女哭起来我见犹怜,让我于心不忍。

         “班主任,你说我现在你家,你不会把从医院扛回来的吧?”我赶紧找了个话题。

         “你那么沉,我能搬得动吗?”果然班主任止住了泪水,“是警察同志一路帮我,送你去了医院还把你带了回来。”

         “这警察同志多大岁数了,又女朋友吗结婚了吗?”我要把一切可能扼杀在摇篮里,在班主任面前只能有我这一个英雄。

         “想什么呢你!你现在好好养伤才是。”

         对哦!我现在伤着呢,是不是可以……嘿嘿嘿,“班主任,你看我伤的这么重是不是不用去上学啦啊。”

         “不行!”班主任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你成绩本来就不好,要是再不去上课更不知道要下滑到哪里去!”

         唉……果然最毒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