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做她的小狗狗
         “老师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你们男生都感觉班里的李研最漂亮吧,我把你调到她身边,既能满足你的虚荣心,又能让她给你补课,以后咱们在两清了。”

         煞笔脑残啊,居然用这种方式报答我,我报答你妹啊!

         我知道她的意思后,都快恨死她了,李研是我姐,每天都要欺负我,我要是坐她身边,那还得了?

         本来上午的时候,我们就发生了一些摩擦,现在让她有了这么个机会,肯定不会轻易的让我好过。

         陈亦可还不知道我和李研的关系,因为在学校里李研从来不让我说出我是她弟弟,我知道她是担心我穿的衣服经常破破烂烂,看起来很穷,怕我给她丢人。

         我连忙焦急的对她说道:“老师,我不想和她坐一块!”

         “嗯?林进同学,要珍惜眼前的机会,我不是对谁都这么好的。”

         “老师,我真的不想和她坐一块,我很讨厌她,她再漂亮也和我没有关系!”

         啪……

         她甩手给了我一嘴巴子,似乎很不耐烦我会忤逆她的意思:“就这样了,不坐也得坐,以后让她给你补习功课。”

         完了!

         我知道我再说下去的话,她一定不会跟我客气,继续对我动手的。我暗想还真是倒霉,救了她一次,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唯一让我感到安慰的是,李研的学习成绩不错,而且是坐在第一排的。这样一来,陈亦可上课的时候,我就可以近距离的观察她了。

         虽然我不喜欢她,但她也是个大美女啊,比李研还要成熟,她有时一弯腰,说不定我还能看到不可描述的东西呢。

         果然,我坐到李研旁边的时候,陈亦可就冷冷的坐在讲桌前,我只是脑袋稍稍向前一伸,便可以看到她从课桌下伸出来的腿。

         之前抱着她的时候,心里实在太紧张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她,现在正坐她面前,我一边回味之前抱她的感觉,一边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腿,心跳都加快了许多。

         突然,我脑袋一疼,抬头一看,居然发现陈亦可正冷冷的瞪着我,原来刚刚她拿着粉笔头砸在了我的脑袋上。

         “林进,你看什么!”

         “看书啊。”

         “给我站起来!”

         我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这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本想训我两句,结果跑到外面接电话去了。

         她一出去,教室里顿时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音,我身旁的李研更是充满怒火的瞪着我:“林进,你今天和班主任说什么了?她为什么要给你调座位?”

         我正要说话,她又补充了一句:“量你也没有和我坐一块的胆,我告诉你,上午的事情我和你没完!放学走着瞧!”

         本来我想反驳她两句的,不过一想到现在我正住在她的家里,我就萎了下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果我要跟她对着干,她肯定会跑到王莲花那儿告我的状。

         不过她看向我冷笑的脸色,让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果然,放学的时候,我本想第一时间离开,但她却坐在外面,动也不动,根本就不给我留出离开的位。

         我心里一突,对她说:“让一下。”

         她装作专心看书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话似的。

         我想侧身从她身边挤出去,但她连忙抬起头瞪了我一眼:“你挨我一下试试?”

         教室里很多人都已经走了,但还有一些人没走,就是上午举报我偷看陈亦可照片的李维民。

         他跟李研一样,趴在桌子上,就像不知道放学一样。而且教室的两个门前,还站着两个外班同学,抱着胳膊斜靠在门框,痞气十足。

         我一看就知道了这两个人肯定是李维民的狗腿子,不然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站在门口就像等着谁一样。

         等教室里的所有人都离开以后,他们两个便把门给关上,随后不怀好意的向我走了过来。

         李维民当时就一声大叫向我走来:“林进我草你麻痹,你上午居然敢追我女朋友,你找死是不是?”

         她口中的女朋友就是李研,虽然他说李研是他女朋友,但我可是知道李研从来没有答应过他。

         而且他这句话刚说出来,李研甩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李维民别以为你帮了我就可以坐我男朋友,滚你麻痹。”

         李维民顿时一脸懵比的捂着脸:“啊,研儿,不是就不是,你打我干嘛。”

         “啪!”

         “别叫我研儿,听起来恶心。”

         “是,是,李研,我替你收拾这个小子,兄弟给我上,打死他!”

         啪!

         他脸上又挨了一巴掌,李研不客气的瞪着他:“我说让你替我打他了吗?要打也是我打,你给我滚外面去,看着别让他跑了就好了。”

         李研果真是恶魔少女,在家的时候不仅欺负我,而且在学校里,连李维民也不放过。真不知道就她这个脾气,是怎么让自己的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

         不过对于李维民被她打,我心里大概也知道原因。虽然我和李研并不是一家人,但我现在住她家里啊,严格来说我们也算是半个亲戚,李维民骂我,那不是连她也骂了吗?

         之前李维民说我追李研了,这应该是李研告诉她的,她一个女生,应该不敢说出我往她内裤上撒芥末的事情。

         “啊……李研,我在这看着不行吗,如果他还手了怎么办?”

         “不行,他不敢还手的,你快给我出去!”

         “好,好我这就出去,有什么事情我就在门口,你随时叫我!”

         李维民对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他们三个立马跑了出去,我们这个学校教室有点特殊,教室的窗户都特别高,只有个子很高的人踮着脚才能达到窗户的高度。

         所以只有他们出去,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形的。

         等他们出去后,李研立马推了我一把,压底声音对我说道:“林进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还想住我家里,以后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做我的小狗,否则我分分钟让你滚蛋。”

         我心里一紧,握紧了拳头说:“我不是狗!我是人!”

         “切,在我家里你就是我的宠物狗,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她一拉我的衣领:“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我咬牙没说话,以我现在的身手,想要放倒她,一拳就搞定了,外面的李维民我也根本就没有怕过他们。

         可是我不能对她动手啊,她可是我姐,虽然不是亲的,但我现在寄宿在她家,如果对她动手的话,分分钟被王莲花赶走。

         以前我在学校里的时候,跟李维民他们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而且我虽然成绩差,但表现的挺老实的,所以没有招惹到什么人,一直以来,我在班里就显得平平无奇。

         这时,李研站到走道,突然岔开了双腿对我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从我裙子下面钻过去,那么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不然我让你像野狗一样,无家可归!”

         今天上午她介乎回过家,身下的裤子换成了裙子,本来那裙子达到了她的膝盖处,但她两腿一打开,裙摆就往上滑了一下。

         顿时,她修长的腿大部分都露了出来,尤其是大腿,又白又嫩。

         此时我心里别提多憋屈了,我好恨李研,我一个大男人,她居然让我从她裙下钻过去。

         男儿膝下有黄金,她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对她做的事情。

         我没有动,而是烦躁的对她说:“绝对不行!”

         “呵呵,不行?别忘了你这么做的后果,你信不信今天晚上我就让我妈把我撵走?”

         我又咬着牙说:“阿姨不会把我撵走的!”

         “我妈是不会把你撵走,可如果我告诉她你往我内裤上洒芥末呢?如果她知道了这件事,你说她会不会把你撵走?”

         我脸色顿时就白了,居然忘记这茬,忍不住对她说:“你不敢说。”

         “她是我妈!我有什么不敢说的?”

         完了,之前我说王莲花不撵我,是因为李研的爸爸李长友。李长友对我很好,不过在外面打工挣钱一般不回家。平时王莲花对我坏点也就算了,可如果真的把我撵走了,李长友肯定不会轻易饶了她的。

         不过如果李研把我干的事,和她说出来的话,那我十有八久药丸。

         李研继续威胁我:“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哼哼,以后你乖乖的做我的小狗狗,我还能赏你点好处,你要是敢跟我对着干,反正你现在根本就没其它地方可去,你亲戚也都不要你,离了我妈,你拿什么养活自己?我希望你认清一下自己的身份!”

         她又说:“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不钻也行,但要骑着我像小狗一样,在班里转一圈就算完了。不然我说到做到!”

         就她的臭脾气,大概一直都把我当成了她的玩物,要我怎样我就要怎样。此时我好恨,好讨厌她,看到她,我都感觉特别的恶心!

         她面对着我,又把腿岔开,双后还伸直扒着我的后脑,把我往前扒,催促我:“快点,来啊,听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