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不及格的分数
        我擦,谁特么给我改的卷子,有没有良心啊!

         “林进,你59分啊!”边上李维民的小弟伸长脖子看了我的试卷大叫着。

         “哈哈哈,林进果然没及格,之前还那么大的口气对着老师说话,这下牛皮吹破了吧。”李维民惟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随着他句话,整个班的同学都笑了起来。

         “就说嘛,林进能及格我去厕所吃10斤屎!”

         “老师老师,我记得林进之前好像和你有个赌约吧,现在可以实行了吧。”

         地中海推了推眼镜,嘴角笑容泛起向我走来,像是恶魔。

         我低着头,羞愤无比,尼玛怎么能差一分,突然有些能理解高考中一分干掉千人的说法,有时候,就是那么一点点格外重要。

         闷头看自己的卷子,我知道这次什么也躲不过去,所有人将轻视于我,视我为饭后笑资,而我却无能为力。

         我擦!如果再能一分该多好......只要一分。

         我死死盯着试卷,真不甘心。

         等等!这个填空题....

         发现那个批卷的人把我填空题少算了两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复检查,没错,就是两分!

         我擦,看到这里我直接跳了起来,差点和地中海来了个亲密接触,原来当时地中海正把头往我卷子上凑,好像要确认我是不是真的“59分”。

         “老师老师,我的卷子少加了两分。”我情绪高涨地对着地中海说道。

         地中海满脸胜利者的样子拿起了我的试卷说道:“少加了吗,让我算算看。”

         “怎么可能少加分啊,林进快接受现实吧,你的卷子是我批改的,废物就该有废物的样子。”

         又是李维民小马仔说的,尼玛,要是他改的那更可能改错了,我心中一股戾气涌出对着他吼道:“闭嘴!”

         地中海刚在算我的分数,突然间停了下来对我说道:“课堂上大吵大闹算什么样子,林进你给我安静点。”

         卧槽,怎么不说他光说我,呵呵,双标狗。

         接着他又低头算着我的分数,我见状只能只能心里默默想着,你就现在对我嚣张着吧,星期一你可就要穿着女装来上课了,看到时候你还敢不敢对我嚣张了。

         “好像还真少算了两分,林进你居然及格了...”地中海蹙着眉满脸诧异,嘴角微微抽搐,拿着卷子的手放佛都在颤抖。

         全班安静了下来。

         “卧槽,林进你他妈作弊了吧,不然怎么可能及格。”李维民打破了这僵局。

         我因为心虚不敢回他,不过我还是给了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老师监考我怎么可能作得了弊是吧?”我笑嘻嘻的看向地中海。

         只见地中海额头冒出几个豆大的汗珠,支支吾吾不知道是该承认还是该否认。

         哼,承认了就是默认我及格的事实,不承认不就是在打自己脸吗?亲自监考还能让学生有机会作弊?

         最终,地中海还是不情愿的点头,承认我的成绩有效。

         “老师,上次的赌约?”我面带笑容地对着地中海说道。

         地中海听到这句话嘴角又抽了抽。

         “那个,赌约当然是要履行的,到时候你可别没心思听课就好了”地中海说完这句话,下课了便响起了,他在全班诧异的目光中如同飞一般逃出了教室。

         哈哈下次我要拍照,传到贴吧上,叫丫的还这么欺负人。

         吃完中饭,我跑到班主任办公室,发现整个办公室就陈亦可一个人,我敲了敲门,陈亦可抬起头来,看到是我来了对着我说道:“林进过来找个凳子做下。”

         我坐到班主任前面的位置上,转过头去问道:“什么事啊,居然要私下和我聊。”

         “当然是关于你学习上的事呗,不然还有什么呢。”班主任白了白眼对着我说道。

         “我学习上应该没啥问题吧,你看我今天物理都及格了。”

         班主任笑了笑说:“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及格的,你们考试的时候我从走廊上经过,就看你鬼鬼祟祟地看着抽屉里的书,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林进同学?”

         见班主任看到了我那些小动作,我红着脸说道:“作弊不被发现的分数也算我的个人实力,实力你懂吗?”

         “哦?那还不是被我发现了啊,既然被我发现了那就不算你的实力咯,还是乖乖学吧,自己的真实实力才是最重要的。”陈亦可一脸正经的说道。

         “难道要我现在好好学吗,我都高三了,现在学也来不及了吧。”我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当然不是啊,今天放学你来我家,我给你开开小灶,给你补补课怎么样,还有你昨天拿的五张数学卷子我还没讲呢”陈亦可满脸期待地看着我,仿佛想让我立马同意。

         “好啊好啊。”我巴不得,早就忘记数学卷被我随手丢掉的事情。

         之后我回到教室,班里的人看我也变了一个眼色,都没想到我能物理及格。

         呵呵,怎么说,作弊也是一项技术活吧。

         欸?刚才叫嚣着我要是及格就吃屎的同学能怎么不说话了,切,起哄起得最嗨,关键时候还是怂炮一个。

         下午课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心心念念只等放学就往班主任家冲过去。

         这次她没有像往常开车一样送我过去,也许是为了避嫌,这次我是自己坐公交去的。

         小区的门口的安保都快要认识我了,我走到熟悉的门前轻按了下门铃,从屋内传出了陈亦可慵懒而又甜美的声音。

         “林进吗?进来吧我把门开了。”

         “好的,我现在就进来。”我听到陈亦可说把门开了,我也不犹豫地进去了。

         当我走进门,只见陈亦可一身小公主式的睡意脸上挂着刚打好哈欠的泪珠,一副完全体死宅的样子让我十分诧异,原来陈亦可在家里居然是这么废柴的样子吗。

         “陈老师今天准备教我什么呢。”我见陈亦可又要睡着的样子不禁提醒道。

         “林进说了没人的时候叫我陈亦可就好了,现在这房子里就我和你,不用喊陈老师的。你先坐会我去洗漱下。”陈亦可转身走到楼上。

         总觉得这次补课和昨天那一次很不一样,空气都是甜的。

         我也不客气的坐到了沙发上想着陈亦可那诱人的样子,还有她说的家里没人这是不是暗示着我什么,不知不觉间我的脸颊已经绯红一片。

         “林进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啊?”说着便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当她手臂伸过来的时候,衣领下面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我看到了脸更加绯红了。

         “陈亦可,你领口下面露出来了。”我小声地说道。

         “啊!”陈亦可一听我的话就明白了我为什么脸红了,立刻收回手护在胸前。

         “小色/鬼,还不把你眼睛闭上,不怕长针眼啊。”陈亦可害羞地说道,一边将自己领口扣子扣上了。

         我闻言立刻闭上了双眼在心底默默说道:“这难道也是城里人的套路吗,我干嘛说出来,白白的福利就被我浪费了啊,好后悔!”

         我又问道:“陈亦可我可以把眼睛睁开了吗?”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偷偷将眼睛眯开一条缝,之间陈亦可左脚一抽整个人往我这边摔了过来,一句卧槽还没出口便被两个柔软的球体给堵住了嘴,一股奶香传进我的鼻子,我的鼻子贪婪地吸着那股香味。

         “啊!”陈亦可后知后觉地喊道。

         我见状想要将陈亦可给移到边上,却突然被一个问题给难到了,我应该把手放到哪边呢。

         “林进,帮我下。”

         “嗯~”

         我正要开口说话突然被一声娇喘打断了。

         “林进你嘴别动,我胸口很痒的。”

         听完这句话,我的有个部位不知不觉已然撑起,身体不小心往前靠了一下,貌似和她来了个亲密接触,我的脸更红了,也感觉到陈亦可的身体更加热了。

         “啊~,林进你!唉~你下面有什么东西,不要动,啊~。”陈亦可断断续续夹杂着娇喘地说完了这句话。

         我感觉空气渐渐稀薄,心里想着莫非我是古今以来第一个被女人的胸给闷死的男的?

         意识渐渐失去。

         “林进你醒醒,快醒醒,再不醒我报警了。”我闻言眯开了眼睛只见陈亦可摇着我的肩膀很着急的样子。

         “你再摇我就真的要死了。”我睁开眼笑着对陈亦可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陈亦可捂着自己的嘴说道。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不由得心疼起来,我更想捉弄下陈亦可,于是我说道:“陈老师你的身子好香啊,用什么牌子沐浴露的啊?”

         “小色/狼你还提,今天的事不准对别人说,我给你点封口费吧。”陈亦可这么说道顺势对着我的嘴亲了上来,我一时间愣住了,然后我和她的脸都变得绯红。

         我摸了摸我的嘴,怀恋着之前那片温暖,看着陈亦可说道:“咳咳,那个陈亦可说好的补课呢,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嗯,先补课吧。”陈亦可也装作正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