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抓包现场
         “好吧,我嫉妒你哥哥。”没必要纠缠,我也懒得和她讲这些,她就相当于传说中的脑残粉,我说得再多也没用。

         “你看着点路走,你!”前面明明就有一个电线杆,邓露露还跟睁眼瞎似的直直的走过去,我赶紧出声提醒。

         但是还是阻止不了惨剧的发生,砰的一声清脆的巨响。

         我无奈的摇摇头,光听声音就知道肯定撞得不轻。

         邓露露装过头眼里蓄着泪花,只见她额头红肿一块,像是与生俱来的胎记一样。

         我是又好气又好笑,还没说话呢,她就开口了。

         “你怎么不早点说!是不是想要我故意撞上去?”她圆滚滚的脸上,还把腮帮子撑得鼓鼓啦,一脸生气的望着我。

         真是大小姐脾气,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不成吗,你自己走路撞到了还好意思来怨我?

         “我不是说了吗,你自己撞到的,怪我喽?”我撇了撇嘴。

         “就怪你,要是你早点说,我就不会撞到了。”邓露露一幅凶巴巴的样子,无理取闹。

         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吵架,更何况是个一个女人吵架。

         而我最擅长的是打架,但是我又在你怎么可能动手打女孩子,而且还是邓露露这样的漂亮篾子。

         我的错就我的错吧,请叫我背锅侠。

         “对,是我没有好好的叫住你。”

         “这还差不多。”邓露露对我“诚恳”的认错态度打动,抬起头赏了我一个赞许眼神,她真的好胜心很强,在哪个方面都不服输。

         天色也不早了,我看这段距离和她家也没多远啊,就想着送到此处即可。

         “你家有多远啊,怎么还没到?”我故意这样说,就是想等着她自己主动提出来让我别再送了。

         “就快到啦!而且也没走多远,你也太没耐心啦。”邓露露这个时候,又显现出它张牙舞爪的样子。

         “是啊,是我没耐心,我吃饱了撑的送你回来。”我装出不太乐意的样子,只是没有想到邓露露那小妮子那么没有良心。

         “行,你可以走了。”

         “就这样?”

         邓露露郑重地的点了点头,竟然还敢反问我:“要不然呢?”

         我去,谢谢都没有一句,大户人家出身的小姐这么没礼貌的吗。

         “我说你也太没良心了吧,哥哥把你送到这儿,谢谢都没有一句就走啦?”我半是委屈,半是不满了的看着邓露露。

         这会儿的小丫头片子吐出来的话,差点没把老子气死!

         只见她不紧不慢的说了句:“我求着你送我的咯?还不是你自己死皮赖脸的来送我。”

         我勒个去,讲的好像小爷是受虐狂一样,还死皮赖脸,我有这样子吗?

         “怎么,邓露露你是不是还不情愿啊?”我问。

         她绽放出一个绝色笑容,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异常唯美:“是啊,酒吧里的保安都比你好看还有安全感。”

         “.…..”死丫头没想到这么毒舌。

         “算啦算啦,你回家吧,虽然说没有多远啊,但还是要注意点安全!”我怕在这么呆下去我会背这个小姑娘气的吐血。

         这次邓露露毫不犹豫的转身,不留一点情面!

         我叹了口气也准备转头回家,突然听见她的声音响起,倒是意外的温柔。

         “还是谢谢你啦!”

         我抬眼望去,想看清她的表情,可她却脚下生风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给我,发丝飞扬,呵,跑得倒挺快的。

         本来有一些气恼的心情一下子变好起来,小姑娘儿还挺懂人情世故的嘛。

         在她看不见的身后,我朝着她挥了挥手,权当是今晚的告别。

         路边的知了咕叽咕叽的叫,大晚上的,也挺烦闷的,没有邓露露跟我拌嘴,回家的路上还是蛮无聊的。

         所以我加快了脚步,想快些回家,好好的洗个澡,早点睡觉!

         出乎意料的是,王莲花和李研两个人还没有休息,两个人躺在沙发上认真的看着那谁谁谁主演的一部偶像剧。

         我没兴趣,想悄悄地溜进自己的房间,最好不要被她们两个给发现了,虽然说都是晚些回家,可是当场被抓包和秋后算账这两件事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王莲花的骂人功夫方圆五里的近邻都甘拜下风,也不知道她哪那么多骂人的词,是不是长期性生活得不到满足,所以练就了这独特的嘴皮功夫。

         我蹑手蹑脚绕到而去,她们看得这么入迷应该注意不到我。

         但越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站住,别以为我看不到!”

         妈的!这王莲花,眼睛长得后脑勺的啊,小爷这么轻的走路都知道,我不栽多动一个脚步,站定在原地等着受处罚。

         再坏的结果也不就是多做家务,扣扣我的零花钱,说穿了!这些事还能坏到哪去?总不可能真的赶我走。

         大概是看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这样子,王莲花什么偶像剧的也顾不上了,两只死鱼眼睛就那样狠狠的盯着我,就像非要在我身上戳两个洞。

         “你小子,最近胆子越来越大,。我看我是一点都管不住你喽。”王莲花痛心疾首的说,我一点也不想理会她的娇柔造作,一把年纪的人啦,做出这幅样子也不嫌丢人。

         李研在旁边拼命的给我使眼色,我不知道她要搞什么事情,她不是一像和王莲花一个鼻孔出气吗?这个时候朝着我挤眉弄眼的是几个意思?

         “我哪里胆子大了,今天不就是稍微回来迟了一点?”我接着王莲花的话给怼了回去,反正我说不出这些话,结果都是一样的,王莲花就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主。

         说实话,这么些年,我在王莲花手下也挺憋屈的,要不是我老爸老妈进了监狱,我早就把这个中年妇女的电话做成约炮小卡片塞到各大宾馆了。

         “你都敢顶嘴啦,这还不叫胆子大?”

         只见王莲花听了我的话之后瞬间炸毛,整个五官神奇的扭在了一起,眉毛倒立,眼角的皱纹像是能把苍蝇夹死。

         “那李研还跟你顶嘴呢!”我不服气的说,你丫的就没把我当过自己的孩子不说,还一天到晚把我当成奴隶一样的擦地擦桌洗碗洗衣服,老子就不满的时候说两句,你就开始在那里瞎哔哔,真以为我是橡皮泥做的呀。

         王莲花这个时候应该是气急了,她跑过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脑袋生疼,我靠,中年大妈的手劲真大,头皮都快要被她扯下来了。

         “你快放手!”王莲花的力道很重,我觉得自己的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

         我想还手,但以她那碎嘴的功夫,肯定会在别人面前说我不好,说我是个人忘恩负义,是狼心狗肺的小崽子。

         到时候恐怕就连李叔叔都没有办法再留我了,我根本就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恨恨的想,要是我早点脱离这个家就好了。

         我想我的眼神应该非常凶狠,以为我看见李研在对上我眼角的那一刻打了个哆嗦。

         哼,如果我足够强大,想第一个整死的不是李维民也不是物理老师,而是王莲花。

         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李研跑上来把仅仅拽住我的王莲花给拖开了,我的心里闪过一丝疑惑,照道理来说,以前的李研不是一看见这种情况,就坐在一边幸灾乐祸吗?

         今天是怎么了?

         王莲花也没先到她的女儿回来帮我,一个没反应过来手就松开了。

         那股发麻的感觉耶渐渐的消退了,我感激地看了李研,那小妮子也没理我,只顾着去顺她妈妈的气了。

         既然都是烂摊子了,我也不想呆在那里,径直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我只想洗个澡。

         在柜子里翻找要换洗的衣服,走进卫生间,打开花洒的水龙头我就哗哗的洗着,顺带思考一下以后在王莲花面前我的态度,李叔叔现在常年不在家,我要做的除了和王莲花有点小矛盾之外,也不能真的得罪狠了她。

         这个时候我又不可抑制地想起了我在监狱里面的老爸老妈,虽然说我讨厌李研吧,可是在内心里,我也些时候还是蛮羡慕她的,有一个那么疼她的老妈。

         “林进那小崽子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老娘这些年来,白养他了!”

         王莲花的声音从客厅传进了我的耳朵,以前我是听到这些话就烦,这么多年我在他们家也不是白吃白住的,好歹家务活都是我一个人包下的,每次一听她这样说,我就有撂担子不干的冲动。

         但是,就在刚刚和王莲花吵了一顿之后,现在听到这些话,不知道怎么的,总有一种看笑话的感觉。

         反正都是寄人篱下,我也算是看开了,就在水龙头下哼起了歌,我也不在意王莲花之后会发什么样的火。

         就算她想把我赶出去,也要等李叔回来。

         关掉水龙头把自己身上擦干之后,我立马扑在了我的床上,眼不看为净,耳不闻为静!

         闷头就呼呼大睡,管他妈的这么多锁事。

         “好热啊!!!”我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真是的今年夏天都还没开始居然就这么热让人怎么活啊,看了看窗外,发现天已经亮了,看了看手机时间没想到才6点,夏天真是天亮的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