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双份早餐
         “这样,今晚你出来一下,我带你见见老板。”电话那头的语气一下子开始严肃起来,做正事的时候阿标可以说是毫不含糊的,我应了一声好,就马上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哪里见?我立刻就来。”我径直的出了门,没有管身后李研的嚷嚷,具体内容无非就是问我这么晚了去哪里罢了。

         来到和阿标说好的地方,我没有想到黄老板居然会亲自来一趟,差点没有吓得我两腿发软,我稳了一把,硬着头皮喊了一声老板。

         “小林啊,正好和阿标在附近吃饭,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我就顺着他一起过来和你见见面。”老板的语气不慌不忙,仿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打破他的不徐不疾,我很佩服他这种泰山崩于其而面不改色的魄力。

         “那是亏了老板你的抬爱,我没有多的别的像样的本事,不过还是可以出出力气做点该做的事情的。”在这些经历了太多大风大浪的人眼前,言多必失,虽然我的话里掺着一点水分,但是还是说的心里话,既然我都选择出来混了,没道理不做好某些必要的准备。

         “嗯,你能这样想就是最好了。”黄老板的脸在灯光下半明半暗,他起了起身,似乎想要离开。

         我擦,我这才刚来啊,心下一紧,他不会是对我不满意吧,也不知道自己哪说错了话得罪了他。

         阿标适时地开口:“等会儿老板还有一个饭局。”

         意思没有对我不满意咯?我接了阿标的一个眼神,心下明了。

         “老板你先忙。”

         看着他和阿标消失在视线之后,我才转身回家,倒在自己的床上,甚至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更不真实的是,李研第二天竟然给我带了早饭,当我从体育组锻炼回来就看到书桌上一份卷成长条的糯米饭,里面的料还挺丰富,鸡蛋培根样样都有。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这是李研给我带的,因为我发现她正在吃同款糯米饭。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去都要差点怀疑这饭里是不是给我下毒了。

         “李研,”我拿起糯米饭在手上颠了颠,笑着看着她,“怎么回事啊,买一送一?”

         她嘴里含着满满一口,听完我的话像是噎住了闷声咳了好几下都咽不下去,喝了一大口水才硬吞下去了。

         “咳咳,”李研抬头看我,眼里有刚才被噎住逼出的泪花,竟有些楚楚动人,“就是啊,买一送一,你那份是送的!”

         “哦?哪家早饭店啊,我明天也去买。”

         她低下头,目光有些闪躲:“就今天一天买一送一的,你明天去没有了!”说完又大大啃了一口手里的糯米饭,这慌张的样子倒意外的可爱。

         呵呵,死鸭子还嘴硬,明明是特定给我买的还不愿意承认,我看八成是想感谢我给你买新裙子的事儿吧,我也没有再拆穿她,点了点头,就开始享用起来,虽然我之前吃过早饭了,但不介意再来一份。

         味道还不错,关键是肉多,在我大快朵颐之时并没有看见同桌李研瞄了我一眼后露出的欣慰笑容。

         课上得百无聊赖,我快被老师催眠的时候,口袋中的手机抖动了起来,课桌都在摇晃,别问我为什么课桌在摇晃,山寨机就是辣么流批,我立刻把手机从口袋中拿出来并小心在我耳边了起来,手机里传出了一个粗犷的声音。

         “喂,林进啊我是阿标,黄老板这次让我们去办件事,你现在在哪我来接你。”

         “阿标,我现在还在学校,不过逃几节课也没事。”我听着阿标貌似蛮急的样子,我便想到了逃课,这节课我本来也不想上,大不了明天被陈亦可知道了骂几句,别的老师可不敢对我怎么样。

         然后我就站了起来在老师和同学的注视下缓缓离开了教室,老师居然也没问我去干嘛,不过就算他问我我也不会说的,当我离开教室后,我听到同学私下偷偷讨论我是不是屎拉裤子上了云云,只有校花复杂是看了我一眼。

         阿标来的十分神速,我只在校门口等了没几分钟就看见一辆桑塔纳缓缓驶来,开车的正是阿标,他把车窗摇了下来探出头说道:“林进上车,车上和你详细说。”

         我点了点头走向了副驾驶,坐在车上我问道:“阿标什么事这么急,黄老板想要让我们做什么。”

         阿标咳嗽了下才道:“这次是办个人,黄老板最近发现他的老婆在外头找了个小白脸,你说一个男的被戴了绿帽子能不气吗,这不就让我们去把那个小白脸给做了,了解吗?”

         我笑着看外面飞驰而过的风景,风打在我的脸上竟觉得自由:“有你我出手,那个男的得不死也要断胳膊断腿吧”

         阿标摇了摇头:“这次玩个大的,对了,黄老板还特定交代了人不能弄死,不仅仅是胳膊和腿,那个小白脸的第三条腿也得断,谁叫他可是用第三条腿碰黄老板他老婆的。”

         我闻言脸色有点难看,心里不安了起来,毕竟男人第三条腿要是断了下半辈子的性福可就没了,都不用我们动手,小白脸自己都想自杀了吧,没有性生活的日子生不如死,我面色凝重默默的不说话盯着窗外。

         “林进,别那么有心理压力,在道上混的总是要还的,要是我哪天被人砍死在街头那也是我的现世报,好了前面就是那个小白脸住的地方,他现在应该在睡午觉。”阿标对着我用那并不怎么和善的脸做出了他尽力让我安心的笑容。

         我想了想也是啊,因果轮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转头开玩笑道:“阿标,要是哪天你死了,我会给你收尸的。”

         “滚犊子,老子要死也等你死了再死。”

         阿标背了个包和我笑闹着下了车,走进了那栋房子,被老板的老婆包养了也不见得多有钱,那房子就是普通的老旧居民楼,居然连电梯也没有,楼道还特别窄。

         我问道:“阿标,那个小白脸住在几楼啊,这里电梯都没,要是住的高了那岂不是累死啊。”

         “根据消息说是住在3楼。”他显得比我淡定多了。

         我们走到了3楼,阿标敲了敲门吼道:“查水表,开开门。”

         我心里暗笑:这么老的梗,怎么可能有人会信啊!

         正当我想笑话阿标幼稚的时候,门居然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让我看到第一眼就想把他按在地上打的小白脸。

         那个小白脸的脸上十分干净五官端正给人一脸清纯的样子,一头清爽的短发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不过我还是想打他,白白嫩嫩跟个娘们似的欠揍。

         小白脸刚想说话就被阿标往门内一推,他细胳膊细腿的直接被推到了地上毫无还手之力。

         我进来顺便把门关上,往里边一看小白脸已经被五花大绑地绑到了椅子上,这才几分钟的工夫啊。

         我心里想到:阿标到底是混社会的老江湖,绑人都这么熟练,不得不佩服。

         阿标轻拍了几下小白脸的小脸蛋,嘿嘿一笑:“小子,你知道我们干嘛来吗?”

         那个小白脸因为嘴被堵住了,只能摇了摇头嘴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表示着不知道。

         阿标阴着脸说道:“想你也要死了让你做个明白鬼,你不是勾搭上了黄老板的老婆吗,我们啊就是黄老板拜托过来帮他搞定这件事的。”

         小白脸闻言脸色煞白,本就挺白嫩这下子被吓得更是没了血色。

         阿标说完便一把抓住小白脸的左臂,“咔嚓”一声宣誓着小白脸左臂已经报废了,随后小白脸满脸通红眼中充溢着泪水,冷汗也冒了出来。

         我想小白脸心里和我想的一样,根本没想到阿标这么果断直接先废了小白脸左臂,不带一点让对方反应的余地,我估计这小子现在还是懵的吧。

         阿标回头冲我吼道:“林,你把他口中的布撤了,我想听听他现在的想法。”

         听到阿标只叫了我的姓,可能是怕小白脸到时候报警把我们给供出来吧,但也真够恶趣味的,将死之人了还要听听他最后的哀嚎。

         我上去拿掉了他口中的布,刚拿掉小白脸就叫了起来,于是我又把布重重地塞进了他的嘴里,顺带打了小白脸一个耳光,妈的,叫你再叫。

         第一次干这种事的我不小心打的重了点,小白脸眼中的泪水直接被我打飞了。

         “怎么还是这么不听话?林你来废他的右手,别让他太舒服,我去接盆水,免得这个废物我们玩到一半就晕了。”阿标说完对着我阴沉地一笑,和下车时安慰我的笑容判若两人。

         我的心跳不由地加速,想到了阿标路上说的那句玩个大的,不过说好了不出人命的他下手应该有个轻重。

         我可不认为到时候黄老板能替我们出头平息此事,要是进了局子我的后半生就算完蛋了。

         我不敢想下去,手也不禁抖了起来,就在这时,阿标拿了装满水的脸盆走了出来,看到我还没动手对我有些不耐烦:“林,怎么回事啊你,没吃早饭吗。”

         吃了,我还特么吃了双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