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黑吃黑
         “兄弟你什么名字?”他没有理会阿标,反倒在我面前问起了我的名字,虽然不知道他什么用意,阿标在后面看着我好像很着急?

         “林进。”这个时候也只有问什么答什么了,阿标不愿意得罪的人,我拿着也只能有一说一。不过这个人真有够讨厌的!我强忍着心里的不舒服,怀念起在我众多小弟面前不了一世的时候,仿佛已经过去了很远。

         大力哥不明所以的最后看完了我一眼,眼神像机关枪一样在我身上晃了一个遍,才放下了眼皮,这我才松了一口气,瘟神终于走了。

         要是再不走的话,我怕自己会被他身上奇奇怪怪的香水味熏晕,阿标这才走到我旁边。

         “没事吧?”阿标一脸担忧的看着我,像是我应该出什么事情一样。

         “没事,还好你来的及时。”不过这人到底什么来头,阿标这么上心?

         “走吧走吧,等会来不及了。”阿标好像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说,我没有必要继续追问下去,跟着他就去了检票口。

         一上车阿标就闭着眼睛休息,我在旁边拿起了陌陌,有些事情和班主任说说其实也不错,至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

         “在吗?”消息已经发出去了,班主任这个时候不知道在干嘛,本来我也没指望她会立刻回我。

         阿标在旁边好像已经睡着了,汽车缓缓的行驶着,我看见窗外一一掠过的景色,感慨颇多,我不清楚以后会怎么走,是作为一个体尖生考上了名牌大学,然后按照一般的路线活下去,还是以后就和学校无缘。

         行驶的汽车一如往常往常的走着,有着事先早已确定好的路线,而人生呢?有无数种可能,第一次见黄老板他倚在门边的画面时常出现在我脑子里面。

         没过多久,我也迷迷蒙蒙得睡了过去。汽车到站的时候,还是阿标把我给摇醒的,我睁开眼睛,抱歉的对他笑了下,一不小心睡过头了。

         “没时间休息啦,我们这就去亭江宾馆找黄老板。”阿标的样子像是很紧张一样,一进入w市,他身上的警备感觉就自动生成。

         宾馆的大门不是平整的,几级台阶上去,看见身穿制服的前台,微笑的弧度像是被磨子里面雕刻出来的,从我们进门到现在没有变过。

         可惜啊我们不住房,白瞎了这前台的微笑了。径直去了黄老板的房间,阿标恭敬地敲了敲门,然后立在旁边,没有一声多话。

         “进。”从里面传出来黄老板特有的嗓音,平静的声调里偏偏带着威慑力,这多半就是经历风雨之后的成果?

         里面除了黄老板,还有一个提着公文包的人,眼镜上架着的金丝眼镜让他显得斯文,我知道这些看起来越无害的人反而是事情的推手。

         他和黄老板相对站着,看样子是要离开,我和阿标进门之后就禀性木头人原则,全然当自己不存在,实际上注意着屋内的一举一动。

         “当真没有商量了?”黄老板看不出喜怒的神色,低声的问着那人,对方没有回应,直直的跨其公文包就出了房门。

         等到走廊里已经没有脚步声,黄老板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他坐下点了根烟,火机亮起的时候,叫着阿标过去。

         “这次你怎么看?”黄老板看似是征求阿标的意见,可是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狠戾明明就是要做掉对方!

         默默地为阿标捏了一把汗,眼下该说点什么,不要一个说不好老板不高兴被牵连,阿标只是低着头,半响之后,他说,老板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黄老板把手里抽了一半的烟弹在桌上的水晶烟灰缸里面,看着还亮着的烟把子,猛地眼色一沉。

         “这件事情交给你们两个去做,别让我失望!”黄老板定定的看着我们,阿标赶紧的拉着我应下。

         黄老板说完又去床边拿上笔记本,当着我和阿标的面就解了锁,我心里还有些诧异,再看看阿标,像是早已经见惯不怪来了、

         当黄老板打开一个文件,上面的字我都认识,就是连起来就不怎么认识了,每个名词都那么陌生。

         “就是这些了,你懂的吧。”黄老板说完就闭上了眼睛,阿标拉着我就悄悄地退了出去。

         他看着还在一头雾水的我,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等了好一会儿,阿标才认真的看着我说,“这次的活不好做。你现在还可以选择离开。”

         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半途退出,不能每次都是逮着不吃力又讨好的活做,阿标这么照顾我,我不能那么没有义气,不然以后我还怎么混下去。

         “什么离开不离开的,兄弟我不是那样的人。”学校里教的可不是丢下自己的兄弟,再说了,既然打定了来的主意,那么越是有挑战力越是锻炼自己,若是因为一点不如意就离开多没有意思。

         “阿标,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阿标像是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就大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示意我跟着他走。

         挑了几个还算健壮的人,阿标带着去一个地方,到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密密匝匝的全是人脑袋,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算上阿标和我我们满打满算也只有七个人啊。

         “阿大,今天我们明人不说暗话,黄老板指明了要这块地,价钱好商量。”我很佩服阿标现在说话的口气,我们这儿人数绝对不占优势,他还真敢这么嚣张的说。

         对方领头的是个典型的彪形大汉,上身裸露着,让人一眼就看到她手臂上的刺青,是个什么东西,我看不出来,大概是个凶兽,呲牙咧嘴的,和他本人的形象倒是挺符合。

         “哼!别跟我来这一套,先来后到的规矩懂不懂?”打我们站在他们面前,就没有正眼瞧过我们,这个时候说点话来不乏耀武扬威的,叫阿大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敞开了声音吼着。

         阿标的脸上有点挂不住,这块地确实是别人早就看上的,只不过黄老板想凭着自己的手给抢回来,现在道上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利益至上,谁都懂,就只是看谁的拳头比较硬罢了。

         来之前阿标就跟我说过了,这个叫做阿大的男人,别的没有,就是一根筋厉害的要死,想要从他手里拿过这块地,我们就算是没死也得脱两层皮。

         空气中维持着诡异的平静,但是不管是我们,还是阿大那边,都知道这一触即发的打斗什么时候开始。

         阿大的后面,少说也有四五十个人,其中有几个手里都拿着家伙,看着都不是什么善茬,我担忧的看了阿标一眼,他一个眼神回扫了我。

         管他的拿下一个是一个,我这先冲上前去,阿大好像早有准备一样,我扑了一个空,眼神加上他嘲讽的笑意。

         “就这样的,凭哪点敢从我手里抢地?”阿大一点看不起眼的说完之后,他身后的人全部都发出了笑声,有什么了不起的?

         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我脚倒袢了他一下,这家伙定力还挺好,只是身体略微向前动了一下,很快的,就保持好了平衡。

         他刚刚反应过来,马上用脚踹我一下,我躲闪不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踹。

         眼看着他下一脚就要继续加在我身上的时候,双方像是约定好了一样,阿彪标终于出手了。

         我偏头朝着地吐了一口唾沫,阿大却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等着吧!等会儿我就要你知道小瞧小爷我的厉害。

         阿标的意思是叫我拖住阿大,他先领着几个人把阿大其他的人给干掉,之后再来和我一起收拾他。

         棍棒的碰撞声在阿标的战场不绝于耳,我站起来和阿大直视着,不得不说,身高上我吃很大的亏。

         “小子,你以为就阿标那几个人打得了多久?”阿大脸上的那条疤跟着他说话的表情扭曲着,蜈蚣差不多长的刀疤已经有些年头。

         说实话,跟着黄老板做事这么久,阿大是我见过的最麻烦的,都说有钱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事儿,可是到了阿大这里是油盐不进。

         我笑着打着哈哈,阿标那边的战况好像不容乐观,这是我们带的人太少了,阿标黑色的T恤被一群人围在中间。

         我还想再说点什么,一番试探下来,我知道自己还不是阿大的对手,阿标那里也显出几分颓势。

         “你说你们还能坚持几分钟,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吃,也不想想自己的胃口,你们老板的手伸的未免太长了点!”阿大本来就很凶狠的面相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狰狞的不像话。

         “啊!”阿标被对方一棍子打住了,听着声音多半是伤者要害了,阿大突然看我一眼,然后回头对他的手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暂停。

         终于松了一口气的阿标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我赶忙的跑了过去,晚上月光下,阿标的嘴唇已经没有一丝血色。

         “这次算是给你们一个教训,好以后长长记性!”阿大拿过他手下的一根棍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