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老大的女人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成为这个样子,一瞬间我觉得我和她隔着一块透明玻璃,好像离得很近其实根本触碰不到对方。

         “我不会让你去找那个赵老板的,走,我带你回家。”

         “回家?哪个家。”她的眼中写满了苦涩。

         “你自己的家啊,我送你回去。”

         “行,你要是真想送就送吧,顺便请你喝杯热茶,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等回到家我告诉你答案。”

         我细细的看着在我面前站着的校花,虽然说我平时清纯的感觉大不一样,还是美丽依然存在,艳而不俗,甚至比平时多了一层如昙花绽放般的临死决绝之美,我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跳出这样的想法,但校花绝对是个尤物。

         我跟在她屁股后面,望着她丰满的臀部一扭一扭,恨不得现在有好几双眼睛。

         单薄的衣服已经要撑不住陈梦研那火爆的身材,她上身纤细,尤其是那小蛮腰,仿佛握在手里稍稍一用力就可以拧断一样,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趁着校花不注意的时候,我使劲的掐了自己一下,真是色令智昏,我送校花回家是怕她在重新回到那男人的魔爪的,可不啊为了自己的私欲,平心静气的面对校花的时候,她突然的一个转身。

         我的手恰好正碰着她胸部,软软的很有弹性。

         “你干嘛,还不知道走开?”校花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表情,她气恼的对着我说,赶人的样子就像我多么让她难堪一样。

         不就是碰了一下胸吗?小爷又不是故意的,要不是她突然走掉头凑上来,我不会撞到的。

         我悻悻的收回了我的目光,即使她打扮的如此妖艳贱货,但校花的油可不是那么好揩的,光是看看她那要吃了我眼神就够了。

         “刚刚我不是故意的。”默默的后退了两步,看见校花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说句实话,校花今天的大浓妆配上她刚才生气的表情,那叫一个辣,容易让人产生征服欲,没有想到啊!校花的另一面是这样子。

         我在心里得意洋洋的想着,我绝对是第一个见到我火辣的不像样子的她。

         欸?这不是可以做一种筹码,我拥有了校花的秘密,她平常时候还敢对我视而不见吗。

         陈梦研之后还是走在我的前面,我的注意力也一直就在她那里,后知后觉我们居然走进了一个地方,是筒子楼?

         死鱼虾的气味充盈了我的整个鼻孔,就连我走的路,都是乌黑乌黑的,一块块说不上是粪便还是泥土的东西,显眼的摆在路的两旁。

         还有几个穿的邋遢的小孩,打闹着哄笑跑过来,其中一个撞到了我,没说对不起,也就算了,那小子朝我做了个鬼脸,之后吐了吐舌头,又跑开了。

         我当时想的就是把他给捉回来打两下屁股,这些小孩不教训一下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但是校花这个时候在我旁边,我也不能表示得太生气,度量还是要有的,要是校花以为我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就不好了。

         这次我就忍了他了,不过周围嗤鼻的气味真是让人受不了,不知道多久没有掏的阳沟,散发出阵阵的恶臭。

         一股脑的臭鞋子味,臭袜子味约好了的,往人鼻子里窜,我已经受不了了,拿着手捂着自己的鼻子,再看看校花,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觉得我不是那种矫情的人,但是就连我都觉得受不了的情况,校花是怎么样做到面不改色的?

         “你闻不到吗?”我没有掩饰住自己的疑问,反正校花什么样我都看过,这个时候多问,一点也不存在。

         她继续做她的漠然,继续着她的傲然。

         “习惯了,没什么闻不闻的了的。”她就那样,不咸不淡的回了我一句,甚至都没有回头看看我,就又开始在前面带路了。

         我干脆的闭了嘴,校花现在的样子明显就是不想和我多说什么,我也不想上赶着找不痛快。

         这一带的筒子楼被外人调侃是当代贫民窟,出了名的杂七杂八龙蛇混杂,陈梦研怎么会带我来这个地方,而且这种不干不净的地方我觉得也不是她这样的大美女能来的。

         直到她带着我东拐西拐进入一条巷子之后,就开始一路上周围的人和她打招呼,就好像都认识她一样,本来我以为这些人的招呼只是捡到漂亮妹子随便打打的,可没想到,校花居然一个一个的回了,不光如此,虽然说校花现在的状态不好,但还是努力让自己的笑容显得温和。

         我滴个神,这还是那个高冷不可近人情的校花?简直就是一个讨人喜欢的邻家大姐姐,她越来越像一团迷雾了,我觉得我以前对她都看得不太真实,隐隐约约我对她有点不一样的认识,可是要系统的说出来,却不知道要怎么样说。

         很快她在一间墙面满是爬山虎的房子钱停下。

         “你家?”

         陈梦研微微点了点头,就开始在包里翻找钥匙,老旧古板的木板门闷沉吱呀一声开了。

         房间内还算干净,但着实没有什么家具,空荡荡的格外凄寒,明明已经入夏我还是赶紧到一阵冷风飘过。

         旁边一小间不足五平米的隔间勉强可以称为厨房,那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碗筷,一看就是几天前的了,甚至还有外卖盒子。

         这真的是校花住的地方?校花不会在逗我的吧?

         抛开这些不说,床上躺着,哼哼唧唧的是谁,看体格,应该是个男的,她的爸爸?

         陈梦研什么也没说,径直走了过去,安抚似拍了拍那人盖着的薄被,语气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温柔:“阿涛,我回来了,还有个人,他是修水管的,你渴了吗。”

         然后就坐在那男的旁边,单手撑起了他,不知道他的脑袋怎么啦?我瞧着缠着一层一层的纱布,就像埃及的木乃伊一模一样。

         我看见陈梦研从不远处拖过椅子,拿起上面的水,对那里面硕大的蚊子视而不见,就那样喂那个男的喝了下去。

         她动作娴熟,好像已经做过了上百遍同样的事情,脸上表现出来的淡然让我心惊,校花到底是个怎样的人?那男的又是谁?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她喂完那男人水后又轻轻将她放回床上,在他的耳边私语了几句,帮他掖好被子,朝我走来。

         现在我是一句话也不敢说,陈梦妍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把我拉到屋外,还特定关上了门,今晚的星星倒是格外的多。

         “你都看到了是吧。”

         “嗯,那个...是你哥哥?”

         “我男朋友。”陈梦研说出这几个字轻描淡写,非常轻松,但我却淡定不下去,男朋友!校花竟然有男朋友,还是个在床上躺着的病号?

         “怎么回事,你不要开玩笑了。”我厉声道,不敢相信这一切,那个男人怎么可能是她的男朋友,像校花这样多少高富帅追求是女孩,她的男朋友不应该是非富即贵吗,再看看这间破屋子和陈梦研光鲜亮丽的外表严重不符,那个男人凭什么做她的男友。

         “我没在开玩笑,林进,你听我说。”

         我尽量控制自己情绪听完了校花的过去往事。

         有时候你不去真正的了解一个人,你真的不知道她经历些什么,遇到了那些人碰到了哪些事。

         床上那病秧子就是陈梦妍的男朋友,叫李一涛,他们谈了三年,陈梦妍初中毕业就和他好上了。

         那时候她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有男人送她一朵玫瑰就可以开心的一晚上睡不着觉,那时候李一涛也不是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他是社会上有名的黑帮头头。

         李一涛的名号可谓是威震一方,手底下管着上百来个小弟,数不尽的嫩模和网红想和他约上一炮,日子过得也是舒爽,连带着年纪轻轻的陈梦妍也过上了公主般的生活。

         可终归是黑道上的混子,哪有不得罪人的时候。

         那一夜李一涛独自一人回家,却被半路跳出来的一伙人用麻袋套住了头,狠狠打了一番,他们像是蓄谋已久的,专门挑了个没有小弟跟随着的最好时机。

         甚至还有人动了刀子,那次李一涛也差点丢了性命,但最后还是捡回了了半条,但是他的眼睛是保不住了,双眼失明,现在仍旧在恢复阶段,不能彻底放弃治疗。

         那些曾经在关庙前发过誓,流过血的兄弟都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一见自家老大被打得接近半身不遂,起身还来看望,后来直接撒手不管了,李一涛所在的帮派也没有来信。

         没人替他报仇,没人替他善后,李一涛像是戎马一生的将军受了重伤对军队无利了之后就被上头的人无情抛下,不管死活。

         荣华富贵与穷困潦倒就在一夜之间。

         只有陈梦研对他付出过真心,不愿意丢下他,人啊,大概平时有多冷漠一旦认真起来就有多深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