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富姐姐穷弟弟
         这本书我看得懊恼,一行话前半句看得懂到后面就不知道在讲什么东西了,还有那些习题,就算答案摆在我眼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得出的。

         我去!这物理怎么比我想象的要难啊,我抓狂得挠着头发。

         “在复习物理呢?”李研不知道什么来到我的背后,凑过身子瞟了一眼我的书。

         我回过头看着她,没好气的说道:“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让你给我洗衣服了!”

         李研一个瞪眼,就把一堆衣服扔在我手上,我没接稳一片小小粉粉的布掉在了地板上。

         我定睛一看,三角形状,边上还带着蕾/丝……尼玛……不就是李研的内裤吗!脸嗖的一下有些红,我抬头看了看李研,不知所措。

         “愣住干嘛?没看见掉了啊,给我捡起来!”李研倒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指挥着我捡起来。

         真是不害臊,我一弯腰轻松捞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刚才一晃的错觉,好像内裤最中间有一小块颜色更深一些,就像是……有水洒在了上面,话说如果穿上,那个部位紧挨着的不就是……不就是女生的……我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李研。

         “看什么看!”李研微怒,“这些都给我洗了,别偷懒!”

         我掂了掂怀里的衣服,夏天要换洗的衣服不多,李研倒好,真的一整套给了我,上衣和短裙,胸罩和刚才掉在地上的内裤,就差袜子没给了,不过今天她穿的好像是凉鞋,不需要要穿袜子,难怪没给我。

         “我要复习物理,明天给你洗。”我回道。

         “呵,”李研笑了一声,声音听着娇媚,但是讽刺意味十足,“复习?你那样应该不叫复习,而是预习吧,看得懂吗你?”说着一把拿走了我的物理书。

         她随意的翻了几页,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你这书比你的脸还干净,林进,你还是乖乖的给我洗衣服去吧,不要做这些无用功。”说完将我的物理书无情耍回了书桌。

         “你怎么知道我看不懂?我不一样,就算没怎么上课,课后看了书一样考高分。”

         “哈哈哈哈,”李研夸张的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我去,我刚才说的有这么好笑吗,“林进,你真当自己是学霸了啊,我告诉你,高三才来学物理根本是不可能的,哦对了,你还和物理老师打了赌是吧。”李研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是啊!”我大方承认。

         “我看你还是早点认输吧,说不定死的不会那么惨一点。”

         这女人没有一次是不小瞧我的,我把她的衣服一下子扔在床边,就当她不存在,又开始认真看我的物理书。

         李研看到我这个样子火气中烧:“翅膀硬了你!快点给我洗衣服去!”

         我权当耳旁风,什么也没听见。

         “还敢给我装聋!”李研叫着就要过来扇我巴掌,她走到我面前,一只手已经高高抬起,还真是个大麻烦!

         在她的手掌落下来之前,我先抓住了她的手腕,出乎意料的细,我手可以整个环住。

         “你竟然还敢反抗!”李研咬着嘴唇眼神凶狠的看着我。

         废话,我不反抗难道还眼睁睁的看自己挨打啊,我看着有那么欠揍吗。

         在我内心还在吐槽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研变聪明,膝盖对准我的下/体一抬。

         我去,玩阴的!虽然我赶忙站起来看后退去,但是错过了最佳时机。

         “嘶~”我吃痛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双手捂着自己的下/体疼的我跪在了地上。

         李研这是不是谋杀啊,用了那么大力气,不知道男人的那玩意儿是很脆弱的吗!一点点打击都受不住,如果我要是因为李研那个地方出了问题,绝对不放过她。

         而李研很是享受我痛苦的表情,她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笑着看我:“叫你不听话,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别忘了谁是主子谁是狗。”

         我咬着牙抬眼看她,麻痹!不就是看准那是男人的弱点吗,你们女人就没有?

         我忍者痛嗖的一下站起来一手做骨爪状向李研最软的部位,当然是那两坨晃晃荡荡的酥/胸了。

         你不仁,就不要先怪我不义!

         她怎么可能躲得过我的速度,吧唧!我隔着衣服抓到了她柔软的胸部,不大不小,刚好一手掌握,稍微一用力就被我抓的变形。

         换下家居服的她从来不穿胸罩,使得感受到的触感更加美妙,那坨肉怎么就那么软那么有弹性那么让人痴迷。

         “啊!”李研惨叫一声,迅速打掉我的咸猪手,“臭林进,你竟然……今天死定了!”

         还没说完就向我扑过来,女孩子打架无非那几个招数。

         用指甲挠,抓头发,更有甚者,吐口水。

         而我的姐姐李研全部都占了,跟这样的娘们打架一点也不能像和汉子打架那样痛痛快快的。

         李研边抓我还边骂,声音有些大,最终引来了王莲花。

         “干嘛呢?吵吵嚷嚷的!”王莲花毫不客气的砰的一下推开了我房间的门。

         我和李研都愣住。

         此时我们扭打在地上,姿势非常难看,李研用剪刀腿死死夹着的头,柔嫩温暖的大腿皮肤紧贴着我的脸,不夸张的说,我半张脸几乎是埋在她的睡裙中的,露出了一副眼睛看着门外的王莲花。

         顺便,我还闻到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有点像水蜜桃的香味但又混杂着一股极淡的鱼腥味,不难闻。

         李研也意识我们之间的尴尬,赶紧起身还不忘踢了我一脚,这恶毒女人。

         我也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慢悠悠的爬起来,我都想好了,如果李研敢向王莲花说我袭她胸的事情,就说她用膝盖顶我蛋蛋的事!

         但出我意料的是,她并没有说。

         “妈,你怎么来了,我和林进闹着玩呢。”

         王莲花狐疑的上下打量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毛,不用说,她肯定怀疑我怎么样她女儿了,可是刚才那场景,我可是被李研的大腿死死绞着,处于下风,有眼睛的都知道,她欺负我还差不多。

         “林进,你是不是欺负研儿了?”

         我靠,我猜的没错,王莲花就会这么说。

         “王姨,我真没有,是李研先到我房间里来让我帮她洗衣服的。”苍白无力的解释,说再多也没用。

         “她是你姐,帮她洗洗衣服怎么啦?”

         “可是,”我深呼吸,猛吐出一口气,将一直想说而不敢说的都说了出来,“她为什么不能自己洗?就算让我洗,一个女孩子贴身的内衣内裤也需要……”

         “啪!”巴掌声响彻清脆。

         一瞬间空气都凝固了。

         王莲花怒目圆睁的看着我,停在半空中的手还有些发抖,我的脸上留着五个红红的巴掌印,火辣辣的,又疼又麻,脑袋还有些晕。

         “妈,你……”李研嘴巴张成O型,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咬着嘴唇。

         “林进,你别忘了现在是谁给你白吃白喝白住,你知不知道本来我和李研他爸能买辆小汽车的,就是因为你这个拖油瓶在,我每天上班都要骑着我那辆小破电驴,风里去雨里来的,吃了多少灰,你倒好!什么都不愿意做,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少爷命?”

         我抹了抹被王莲花喷一脸的口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看什么呢!还不帮你姐去洗衣服!”说完又拍了一下我的脑袋。

         我心中又恨又气,但现在的我又实在太弱,王莲花那个泼妇很有可能把我扔出家门,这种事她会做不出来?

         无奈,我又重新抱起李研的衣服,低着头从她们娘脸中间穿过。

         王莲花心满意足的看着我的反应,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在卫生间狠狠搓着李研的衣服,纯粹把这些破布当成李研本人!哼,死三八,男人婆,以后肯定没人敢取你,长得好看又怎么样?脾气臭的要死,李维民也是眼瞎,整天围着你转。

         “喂!”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李研从边上跳出来想吓我一跳,但我一门心思洗她那些破衣裳,根本没理会。

         “聋了你?”

         我还是没理,咬着牙,手上越发使劲,往死了搓。

         “嘶拉~”啊哦,这衣服不知道什么材质,竟然这么脆弱,一下就被我扯出了一个大口子,此时我双手泡沫举重撕坏的衣服无比尴尬。

         “啊!我的衣服,这是我最爱的一件!”李研不顾衣服上的肥皂沫和水渍,一把从我手里抢过去,又是一声清脆的“嘶拉”,好嘛,本来缝一缝可以补救,现在是彻底穿不出去了。

         “林进!你!”李研气得浑身发抖。

         在她发火之前,我赶紧说道:“不就是一件衣服吗,我赔你就是了。”

         “这是新款,你赔的起吗?”

         “大不了再扣一个月零花钱给你,这总够了吧,你只管找你妈去讨好了。”

         李研冷哼了一声:“一个月零花,勉强够了,还有我的衣服给我轻点洗!你以为是你的啊,麻袋一样粗糙的要命,用剪刀剪都剪不利索。”

         我也懒得和这位大小姐争辩,的确,我的生活质量和她的是天壤之别,她随便一件衣服一双鞋子就抵我的好几十件,这还不是归功于我是一个寄宿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