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我不流氓谁流氓
         面前的男人看起来不是很显眼,虽然说有点黑,但是从那精壮的肌肉可以看出他不一般。

         我觉得这样的人找上自己多半没有什么好事,哪有人无缘无故就来找人的,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没道理就让人找上门来。

         我看姓唐的那位被我问得有点不好意思,也是,我话说得太直接了,所以我换了一种口气,“那啥,唐老师啊,你要是不方便说的话我先回教室了,马上就上课了。”老子才不管什么绅士风度呢,刚刚我是抽了风才会好好地问这个男人的话。

         现在是多事之秋,我才不想多生什么事端呢,说不定这个黑娃儿就是李维民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要害小爷的托儿?

         “同学,我就是想要来认识认识你!”我看着他露出的一口大白牙,和他黑色的肤色形成鲜明对比,直觉没什么好事。

         明明长得有点小大个的潜质,偏偏眼睛里投射出来的光让我很不舒服。

         不过想归想,场面话还是要有的,我理了理头发,“那个,我不能文不能武的,又没有什么名气,家里也没钱,和我认识没好处的。”要不是看在你打着的名头是什么体育老师,老子才不会对你这么客气,乖乖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别在这里碍着小爷的眼。

         姓唐的还想说点什么,我可不能让他继续说下去,。

         “老师啊,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认错人了啊,实在不行你要找我我们之后再议啊,我要上课了。”我从未如此期待过上课。

         “老师,拜拜。”没等他姓唐的说点什么,我就溜进了教室

         。小爷才不要和你继续耗下去,回到座位后一秒,上课铃声叮铃铃的响个不停。

         以前吧我觉得学校这上课铃声像是催命一样,湘西赶尸人知道吧,赶尸人手里有个叮铃叮铃铃铛,僵尸一听到铃声就会整整齐齐的排着队像前走,哦,不对,是像前跳。

         反正老子没有听过那铃铛的声音,不过估计也差不多和催命一个意思。

         好好地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大汉搅浑了脑袋,这可不是顶天立地玉树凌风的我,偏头看了下旁边的李研,坐得到是规规矩矩的。

         这节课是是思政课,讲生命社会价值观这些,太枯燥,我手有些痒痒,不如就陪小妮子好好的吹吹牛逼。

         “李研,李研。”我压低音量,顺便扯了扯李研的衣角,别看李研端坐的模样跟什么似的,到底在没在听课我还能不清楚吗?同一个屋檐下住了那么久,李研姨妈期是什么时候我都一清二楚。

         别看李研现在的腰板虽然说打得比直,可是那对眼睛珠子一直嘀嘀咕咕的朝着我身上转着,我一个斜眼就看的清清楚楚。

         “我说你别装了,我和你说个事。”李研的腰板又装作撑了一个度,我看得心一紧,一个榔头就轻锤了上去,叫你小妮子还装,爷刚刚回来的时候像个鸡婆一样就问文东问西,现在装的二五六要不了的样子,真的以为小爷看不出来?

         “行了,别动手,没想到你手劲还挺大的!”李研终于装不下去了,看着我一个字的咕哝,“臭林进,看不出来你还有两下子,我差点被你打出骨折。”

         李研努了努嘴,别说,配上她说的话,还要我挺受用的,小姑娘略带埋怨的啊呀声要我叫一个舒坦。

         “李研,刚刚你说什么来着?”我眯起眼睛看着李研,这小妮子好像有长漂亮了一点,王莲花吧没什么优点,对别人抠对自己抠的,偏偏吧对李研好得要死,真真是当做小祖宗养着的,也难怪李研长得水灵灵白嫩嫩的。

         李研伸过来手打了我一下:“我说,你下手重了点,差点把我打坏了。”

         女孩子家的软语让我整个人酥了下来,我顺手就在李研伸过来打我的手上摸了一把,滑滑嫩嫩。

         就别看李研在家里跟个糙汉子一样,在学校还是有那么一点女人味的。

         我撇了一眼李研正在发育的小胸脯,当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挺起的弧度不大不小,我暗暗比了比自己的掌心,恩,刚好一手掌握。

         就在我伸出爪子想要摸一把的时候,李研赶紧护住了胸:“林进,你想干什么,流氓!”李研的声音咋呼一下提高了一个音量,妈呀,这可是在上课,我的小姑奶奶。

         我捂住了李研的嘴巴,还好现在思政老师讲课的情绪高涨,没有注意到这边,周围其他的同学要不就是在玩手机,要不就是不当我们一回事。

         “小姑奶奶,你能小点声吗?这么多人看着呢,刚刚我就是一时糊涂。”

         发现周围对自己没什么威胁之后,我才静下心来好好的和李研说话,诶呀,小妮子居然脸红了。

         稀罕事,绝对的稀罕事,李研在家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就差掀房子翻瓦了,居然能脸红?难得的李研没有反驳我。

         “林进,你你你,流氓!”脸红还没有消下去,两分钟后的李研又指着小爷说流氓,嘿,我就是流氓了怎么了。

         “李研,你也不不要说我流氓什么的了啊,说不定还摸摸大呢!”我看李研越来越黑的脸赶紧继续说道,“这样你看行不行,我让你摸回来,摸哪里你随意。”

         说完我一个放开手臂,张开大腿,不用看镜子我都知道自己现在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我就那样半靠着,李研也没有吭声,倒是眼神不停地上下看着我。

         “林进,你以为我不敢是吧?”李研看了我老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其实我就是看中了李研不敢摸我才说出那样的话来的,我还没占着李研便宜呢,李研就骂我流氓,现在要她流氓回来李研肯定不行。

         别看小妮子在家里一副我最大我最吊的模样,还不是时不时的被我捉弄。

         再说了,李研应该没有男人的那个东西,想想要是李研长了个那啥出来,不吓死王莲花?

         “林进,我先放过你,回家再说!”李研恶狠狠的攥了攥小粉拳头,装腔作势的说道,我也没和她计较。

         突然后背一记凉光,我敏捷的感知能力知道是教室东偏南15度角,不为别的,那里坐着的就是李维民,自从班主任把我的座位调到李研旁边,李维民就时不时的给小爷臭脸色看,小爷我早就习惯了,虽说李研的性子我看不上吧,但是好歹李研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长得也还凑合,要是被李维民那个乌龟王八蛋给糟蹋了,我还真是没眼看。

         “李研,你以后别和李维民走的太近了,那货不是什么好鸟!”和李研怎么说也是同一个屋檐下的姐弟,我趁着现在和李研提个醒、

         没想到小妮子从鼻孔里就出起了气,看不上我的话的意思?到时候有你哭的,我觉得我就不该一时心软,李研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就是听不得半点不逞心的话。

         “林进,我怎么样是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再说了,李维民算什么,还不是乖乖听我的话。”

         我不知道李研哪里来的自信说李维民会乖乖听她的话,别看李维民平常时候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的围着李研转,他还不是喜新厌旧?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对校花也写过情书。

         我就知道李研这样单纯的小妮子铁定看不穿李维民的为人,但是,那又怎么样,李研不也没有把我当过人看吗?

         “随便你,反正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以后吃亏的都是你,你要是舍不得李维民那台提款机呢,你随意。”李研虽然被王莲花富养着,但是也抵不过人李维民三天一顿的毛爷爷问候啊,女孩子嘛,别人随便哄哄就上去了。

         不过我的校花就不同了,浑身上下一股子的清纯气味,就算是一件穿了几年的校服也给穿出女神的味道。

         再看看李研,旁边坐着的她一条短短的牛仔裙,大腿随随便便的就给看到了,就算勉强还看得下去也不会至于天天这样露着吧,我才不会承认我一直觊觎男人婆的腿呢。

         终于熬到了最后一节课下课,我伸了伸懒腰,小爷还要回家呢好久没有和班主任聊天了,一想到陌陌另外一头的班主任,我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书包,准备飞奔回家。

         今天可不能再回家晚了,不然王莲花又要扣我下个月的零花钱了。

         我刚收拾完书包准备走的时候看见李维民虎视眈眈的在班级门口,不是吧!又想找我打一架?他的熊猫眼还没消呢。

         李研也发现了端倪,悄悄用胳膊肘顶了顶的腰,小声问道:“怎么回事?李维民好像不是来找我一起回家的,怎么感觉在看你?”

         “欸,我先澄清,他可不是喜欢上我了,看见他那个眼睛没?”我努了努嘴,“就是我打的。”说完对她咧嘴一笑。

         “林进,你!”李研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阴沉着一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