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催债
         阿标口中的宋少是谁我一点都不知道,可是也能推断出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让他误会了我是宋少的人,我也就硬着头皮回句好。

         好在阿标没有起疑,还说要请我们几个去吃夜宵。

         我也应承下来,白吃的夜宵不吃白不吃!带着我的小弟好好去搓一顿,今天他们两个打得不错。

         “打过瘾没,小浪,严宸?”吃东西的时候我关心的问了我的两个小兄弟。

         “老大,今天是我们两这段时间过得最不憋屈的一天!”从严宸比平时还要高出几个分贝的音量我就看出今天他们两个是真的高兴。

         作为老大我肯定喜闻乐见,可是身边还坐着一个不知来历的阿标,还有他口中的宋少。

         全靠这个金徽章,唐黑人还说什么是不详之物会给我带来厄运,我呸,明明是个宝贝。

         “小兄弟,今天的事情?”阿标开了一罐啤酒湊到我面前。

         我肯定秒懂:“不打不相识,你放心,宋少那边我不会说的。”

         之后,阿标就笑的像朵老菊花似得,我一边喝着酒,看着阿标,突然灵机一动。

         状似不经意的提了一句,“最近我的手头有点紧啊!”说完我还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阿标。

         “嗨,多大点事啊,”阿标很是爽快的大手一挥,“林进,你想借多少钱尽管提,你是宋少的人这利息嘛就不收你了。”

         切,说的好像给我很大的优惠一样。

         心里有些不满,既然忌惮所谓的“宋少”,这种情况不是应该直接掏出来几张毛爷爷送我?这借钱终归是借,还不是要还,他说的等于没说。

         我轻抿了一口啤酒,说道:“我这个人不爱欠别人钱,特别是兄弟的钱,哪怕宁愿饿着也不会借兄弟的一分钱。”

         阿标听完我说的话,颇有感慨,赞同的在我肩膀上重重一拍:“我阿标混了快5年第一次见你这么仗义的人!很多人都是表面上说着漂亮话,但是为了女人和钞票就可以插兄弟老

         两刀,林进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敬你一杯!”

         说着倒了满满一大杯啤酒送到我眼前,我自然笑着接过,和他碰杯后仰头一干而净。

         阿标很是欣喜:“真痛快!这样子,我明天晚上刚好有个催债的活,你和我一块去,到时候那帮孙子拿钱了,分你百分之二十如何?”

         “才百分之二十?”这货也太小气了,百分之二十能多少钱。

         “差不多这个数吧。”阿标伸出一个手指。

         “100?”王小浪在旁边插嘴问道。

         阿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王小兄弟,你猜的也太少了吧,100?还不够今天吃的这些夜宵呢。”他另一只手伸出来指了指满桌子的烧烤串串。

         “那1000?”王小浪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兴奋。

         “呵呵。”阿标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擦,还不对吗,1000再往上不就是上万了吗,10000啊,多少张毛爷爷了,不可能吧,钱这么好赚吗?

         王小浪和严宸和我一样的想法,觉得阿标在说大话逗我们。

         “标哥,”王小浪拿了几串五花肉放在阿标的盘里,又斟满他杯里的脾酒,“你的意思是......比1一千还多,一......一万?”王小浪说到后面都有些颤抖。

         “没错,就是一万,”阿标转头看了看我,“怎么样林进,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催债。”

         “可以啊,不过这催债是怎么个催法啊?”我随口问道。

         “啊?不是吧,你没催过债?嘶~”阿标有些懊恼的挠了挠头,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坐姿,“你不是直属于宋少的人吗,没去催过?”

         “这个......”我眼神有些飘忽,呸!自己刚才真是个大嘴巴,在他面前一定要谨言慎行,不能被发现我其实对宋少一无所知,否则就麻烦了。

         “嗨!”我故作淡定,“这些事都是那帮小弟去做的,我跟着宋少吃香喝辣,没做过什么苦力活。”

         “可是老大......我没做过啊。”严宸跟个木头一样一点也不配合我。

         我赶紧冲他喝道:“你现在才跟着我几天啊,没做过的事多了去了,多喝酒,少说话。”

         “哈哈哈别训了,”阿标摆了摆手,“伤了兄弟和气多不好,林进,话说回来看来宋少没少器重你啊。”

         我也明了,回道:“哪有哪有,我和你今天也算有缘,改天我再宋少面前多提提你,你那个身手应该带更多小弟才是!”

         “哈哈不敢当,”阿标又和我碰了一杯,“我现在把那具体的催债流程好好和你说道说道。”

         “好,洗耳恭听,王小浪,严宸,你们给我好好听着多学着点。”

         话毕,两个小弟也是给足面子,赶紧坐正盯着阿标,我猜他们上课都不曾这么认真过。

         “这催债啊,其实很简单,”阿标灌了口啤酒娓娓道来,“无非就是让欠钱的一方感到害怕,让他们把欠债主的钱交出来,轻一点的呢口头威胁一下,根本不用动手就拿下了,这重一点的嘛,就得动动拳头动动刀子了,再有厉害些的赖皮狗,不给他们见点红不甘心,我记得上回割了对方一个耳朵才肯给钱。”

         听到这,王小浪和严宸都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而我虽然内心有些波动,但为了继续保持老手混子的身份,一声不吭,手上却满是黏腻的汗水。

         阿标看到我两个小弟的举动颇有些得意,接着往下说道:“这些都还是轻的,那种把人打出肠子来的不要太多,当然啦,我们就是吓吓他们,真搞出人命了也麻烦是吧。”

         阿标说得越是云淡风轻,我越是觉得不安,回想他放学的时候他打我的那股狠劲,根本不给我退路,招招致命,呵!人命?说不定他还真闹出来过。

         但是这次的酬金对我来说诱惑力很大,一万呐,我林进一个月的零花钱也就几百块钱,活得很是窝囊,不如李研风光。

         谁想穿这些地摊货,用旧手机,没有身份证的我每次还得去黑网吧,有警察来检查都要从后面溜走,玩不痛快。

         我想穿潮牌,用新手机和电脑,这一万块可以改变我的生活很多,更重要的是,以后说不定有更多机会赚更多的钱。

         这世间有一大半的烦恼都是没钱所致,而另一小半是钱不够多。

         下定决心,无论此趟多么凶险,一万块钱我是拿定了。

         “阿标,你和我直接说吧,明天哪集合,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催债,但肯定不拖你后退。”

         “哈哈哈哈,”阿标爽朗大笑,“欢迎欢迎,林进你功夫那么好肯定不会让我失望,不过先说好,如果讨不着债,可一分钱都没有。”

         我正想接话,被边上的王小浪抢了先:“标哥,老大希望也想起。”

         “我也想。”严宸见王小浪开了腔,也默默跟着说道。

         我看到阿标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眉头,显然人家不愿意加你们入队,而且我也不想王小浪和严宸混着趟浑水,他们两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又不会像我一样控制自己的情绪,怕去了还得留个心思照顾他们。

         假设明天动真格,对方反击,起码我有这个自信自保逃脱,他们就不好说了。

         “咳咳,”我故意咳嗽了几声,“欸,这里烤的羊肉串真不错,那个......王小浪!你再去拿几串来。”

         “叫服务员端过来不就好了吗。”王小浪小声抗议,挪了挪身子不肯动。

         “嗯?”我声调上扬,一个瞪眼,他见我有些生气缩了缩脖子,眼中虽写着不甘但还是知趣的起身离开。

         “严宸,你也和他一起去。”我接着吩咐。

         严宸倒没有王小浪的那么多心思,点头应了声好,也乖乖的跑去找王小浪了。

         阿标对我非常满意:“宋少的人就是不一样,明晚10点虞美人酒吧门口见,我会带着一些小弟,你一个人来就好。”

         虞美人?不就是传说中邓露露他爸爸开的酒吧,不过也是传说,还不知真假。

         说起来我一次酒吧都没去过,更别说像虞美人这样的大型高端消费酒吧了,也正好趁这个机会,见见里面的内部格局长啥样,看看到底有没有那些人说的那样有脱衣舞女郎。

         “行,没问题。”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嗯,”阿标也点头赞赏,“对了,到时候带把匕首藏在隐秘点的地方,该防的我们还是得防着是吧。”

         “是。”我面色有些凝重。

         “林进,”他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当做是一场谈判不要有压力,我阿标去讨债例来都是顺顺利利的,明晚也有一样。”

         我给他一个赞同的眼神。

         “这夜宵吃得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别忘了明晚10点不要迟到,这账啊我去结。”

         刚好王小浪和严宸带着几串羊肉串回来,看见阿标要走。

         “标哥,您去哪啊?”

         “你们和林进先喝着,我结账就先走人了。”

         “那标哥再见。”

         王小浪和严宸点头哈腰的,我越发觉得我两个小弟的狗腿功夫一天比一天长进。

         他们回到餐桌边上坐了下来,王小浪边啃着一串肉边问我:“老大,标哥有没有说去哪要债啊?”

         “怎么,还想着要一起去呐?我单手和你们打,只要赢了就准许去好不好。”

         两个人互相看看尴尬的笑了笑:“算了算了,我们不去了,等着老大凯旋过

         归来。”

         我不屑的冷哼一声:“算你们识相,等我拿了那一万块钱也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谢谢老大,老大!你尝尝这串。”

         “老大,我给你倒酒。”

         唉......看看这献殷勤的样子,两个人真叫我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