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5章 A市的秘密
         “呵呵,看来是没看过了。”阿凡脸上的笑意更深。

         我挠了挠后脑勺陪笑道:“我没有看报纸的习惯。”

         卧槽,我说宋少不会这么变态吧!看报纸难道是帮派里不成文的规矩?离我上一次看报纸恐怕还是小学的时候练毛笔字拿报纸来垫桌子,如果真有这种奇葩的规矩,但宋少一定是变态里的变态了!

         想到这我转了转眼珠悄悄瞄了一眼宋少,他镇定自若的吃着小菜,好像没听见阿凡说的一样。

         “正好我带了一份,今日刚出版的,林小兄弟我觉得你应该看看。”阿凡不知道从哪里真的掏出一份卷出卷的报纸来。

         我头一回见这样的待客之道,请人看报纸?莫非是阿凡小怪癖?这世界上还真是什么人都有,既然他都向我伸过来了,我也不好回绝,不就是一份报纸吗,看看又不掉肉!

         正准备我接过时,王杰在边上开了腔:“看啥报纸阿!我也不爱看那东西,不过给我包烧饼倒是不错。”

         阿凡瞥了他一眼,“王杰我觉得你也该看看。”

         “不看不看,你知道我最烦的就是看文章了,那么多密密麻麻的字我看的头疼!”话音未落,周围一阵轻笑声,有小弟附和道:“王哥真性情!我也不爱看那些读书人的玩意儿。”

         “可是,上面的一条新闻我觉得你会感兴趣,不仅是王杰你,还有林小兄弟。”阿凡的声音不高也不低足够让周围人听见,像是鼓点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我的内心,我和王杰都感兴趣的新闻?今天也不过第一次见面,他怎么知道我和王杰的共同兴趣是什么,除非这个新闻和我们有关!

         想到这我心一紧赶紧接过他递过来的报纸一摊开,都不用可刻意去翻找,呵!头版头条那红黑的标题便吸引住了我的眼睛,苕锡河下游打捞出三具男尸!

         作为一个本地人,我当然知道苕锡河在哪里,城南的长桥下涓涓流淌着的浑浊河水就叫苕锡河。

         我又粗略的看了看新闻报道的细则,三具男尸皆是二十出头的青年,身上有被刀砍的伤痕和多处淤青,初步判断,三人都死于两天前,溺水而死但是死前有过和人打斗的痕迹,这上面报道所有的特征都与我当时去救被黄老板的走狗绑架阿标的时候不谋而合!

         心下一沉,不用细想,让他们三个死是凶手就是我和王杰,唐黑人他们几个,所以...我杀人了?

         可我还是不明白,阿凡让我看这个干什么,就算我们干了违法的事情,以宋家帮的势力完完全全能替我们掩盖事实的真相,逍遥法外什么的不是顺手拈来吗?我以前没有杀过人,但我就不信了王杰那大大咧咧的性子就没误杀过人?

         还有阿凡能做到如今的位置,也是踏了不少骷髅白骨做垫脚石的吧。

         这些我也见怪不怪了,黑道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人命不过一介草芥,打架的时候对方可是不会手下留情,一心要弄死你,下手没个轻重死伤是难免的。

         王杰巴巴的往我这瞧,他也挺好奇报纸上写了什么,我把报纸向他送去,他接过去一瞧惊道:“哎呦喂,怎么还上报纸了呀!宋少...你看这个...”他吞吞吐吐的看着宋少。

         我终于见着宋少的一点情绪变化了,他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王杰趁机转眼看向阿凡大声质问道:“阿凡,我记得帮里压信息这种事是你来操办的吧,你知道这个上报纸了会有什么影响吗?我们被抓了是小,牵连到了市长怎么办?”

         牵连到市长?那不就是宋少的老爸吗?我有些看不明白这场局。

         阿凡不但不感觉害怕还从容不迫的回答:“以前唐磊在的时候,是他专门负责压信息这一块儿,他走之后就交给我来办,我也有些业务生疏,也没料到唐兄弟一回来就出了这种事。”说着有意无意的往宋少的方向送了好几眼。

         “那个...”我忍不住打断他们,“压信息是什么意思?”

         听他们的对话真是云里雾里的我一点也插不上话,被我这么一打断王杰和阿凡双双看向我,连宋少也勾了勾嘴角。

         “林小兄弟,”阿凡笑了笑为我解释,“你还小应该不知道A市十年前可是出了名的乱市!警匪一窝,街道上到处都是流氓和小混混,天色稍微晚一些都不敢出门的,哪像现在这么安分!”

         他说得我有些印象,毕竟我在A市待了17年,是我从小长大到的地方,十多年前的A市还是个小乡村,和现在繁华热闹景象大相径庭。

         还在我很小的时候确实挺乱的,我妈妈从来不让我晚上跑出去玩,说有专门拐小孩的人贩子,而且在模糊的幼年记忆中,好像有几次半夜被外面的闹腾声吵醒过,趴在自家窗户前望去,是有人打架!

         A市现在却好了许多,听说去年还被评为文明城市,这么大的改变也实在是不容易,他提这个干嘛?

         阿凡继续说道:“自从宋市长,也就是我们宋少的父亲,上任之后A市就以惊人的速度整治,短短几年,改观巨大,林小兄弟你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吗?”

         政治的事儿,我哪里懂,偷瞄了一眼宋少,他也绕有兴趣的看着我,我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说道:“那肯定是我们的宋市长执政有方,处处为人民着想呗!”反正这种时候夸他老爸总归没错的吧。

         没想到听了我的话,宋少放声大笑,我心咯噔一下,卧槽,老子说错了?

         阿凡也是笑着摇摇头:“林小兄弟,你既然是我们宋家帮的兄弟,有些事儿你也应该知道,宋市长能这么快做出如此业绩,除了市长个人的实力之外,还有我们宋少的忙。”

         之后他继续说了一大堆,话里有话听的我心累,但最后却被A市的秘密给震惊到了!A市根本不像表面那么安逸,背地里却暗流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