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1章 大结局,石榴花开又谢
         我一愣,都城?那可是比A室繁华好多倍的城市,传说遍地是黄金,多少年轻人想去都城发展都求之不得,但是机遇与挑战同行,都城的几百万人,可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能在那里立足。

         而宋少这个人喜怒无常,又极其记仇,我不能确定他的青睐能保持多久,况且,A市好歹我有熟人,陈亦可在这,唐磊也在,我知道唐黑人绝对不会跟随宋少的,他一心想离开还来不及。

         下定决心,我拒绝了宋少,他也没有过多挽留。

         同我又喝了几杯酒笑道:“升官嘛,自然是件好事,只是我走了,这A市的事务……”他漫不经心地甩出升迁的事,眼睛却一直放在我身上。

         我怎么可能会不懂啊,马上打蛇随竿上,站起身向他敬酒:“宋少,你直说。A市若有什么需要管的地方,你要信得过我,就让我去管,保证不让你失望。”他赞许地点了点头,慢悠悠地起身,在要碰杯的时候贴近我的耳边小声说道:“那如果我让你接管宋家在A市的全部势力呢?林进,敢吗?”

         轰隆~我如五雷轰顶,妈蛋,今天有太多的惊喜和惊吓,以至于我觉得这是一个圈套!他想测测我的野心。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问我敢不敢,但我的回答什么时候有过一个不字?就在我犹豫的空档,他的酒杯和我的碰在了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我觉得你有这个能力,林进,机不可失,而且我也知道,你的父母在监狱里,你也不想等他们出来的时候你一事无成吧。”

         “我...”

         “自从莫一凡入网,我的那些小弟都很服你,那些都是精挑细选的弟兄,不会再做错事,林进,你是不相信你自己?”

         我知道宋少是真心想把A市的势力交予我管理,说实话,我也想要,就算我再怎么无欲无求,这块肥肉实在是让人垂涎欲滴,不得不想吞下,况且,如他所说,我林进有这个实力,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宋少你就放心去都城,三年后我带着更多的兄弟去见你!”

         醇香的液体划入喉管,我的心里满是得意和兴奋。

         从现在起,我将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A市了。

         两天后,宋少真的走了,唐黑人与此同时也提出了退出帮派,山高皇帝远,宋少也管不着他,只要我一点头,他就可以马上甩头走人,我知道重新干这行不是他的本愿,便随便让他去了,这期间,帮里可谓是大换血。

         我没想到,最得力的助手竟然是王杰,宋少背后庞大的资产把我吓了一跳,好在弟兄们都全力帮我做好交接工作。

         他们确实对我很服气,无论是我打架的功夫还是管理的技能,我小时候一直梦想着当个开超市的小老板就好了,没想到我最有天赋的地方在这里。

         石榴花开又谢,渐渐结了青嫩的小果。

         王杰曾经问我退学是否遗憾,并且允诺能让我上川江中学都继续读书参加高考,我拒绝了,实在不是读书这块料也不必勉强自己,不参加高考没什么遗憾的。

         后来,当初学校的那批人,聚少离多,圈子一旦不同就很难融进去,陈梦妍还是知道了我在宋少手下做事的事,她一气之下带着李一涛搬去了别处,也辞去了酒庄的工作。

         但她很快找到了另一份,毕竟A市宋少留下的东西太多,如果我想在其名下为她找个工作简直易如反掌,而且薪资高的出奇,我想就这么默默帮她吧,好歹我们认识一场好戏,甚至同居过一段时间,她这样的美人不该如此苦命。

         所有的人都离原来的轨道渐远,而曾经在一起交集的时光,只道是平常。

         陈亦可带完了我那届高三就不当老师了,回到他爸的公司里伊人之秀做高管白领,人前光鲜的不行,我没有再去找她,也没有理由再找她,以前我总是骗她需要补习功课,现在着实没有什么理由。

         唐黑人走之前和我说过一句话,“高处不胜寒,你一旦决定坐上如此高位,那离你爱的人越远越好”。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不理解,随着仇人渐多,见惯了血与刀,才开始明白,孤独是一件坏事也是一件好事,起码不会连累到无关的人不是吗?

         帮派势力雄厚,我再怎么败恐怕也要十多年才会瓦解,但好在我不是那么会败家之人,反倒有些小小的发展,三年之后在再次见到宋少更加成熟和淡定。

         一代黑道老大也不过是那么回事,很多事不必你亲力亲为,只需要把持威慑力,而我也尝到了不少甜头,曾经觉得不可思议的东西也能以平常心相待,比如枪支,就像我的小时候玩的玩具一般普通。

         时间如细沙从你的指尖流转,你永远也抓不住。

         二十年,不过弹指之间,我已经三十七岁,不再是个愣头青小子,当我醒来时无意中发现鬓角的白发才觉得时间的可怕,不知不觉像是慢性毒药一要侵染你的生活,而你什么也没察觉到。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我三十七了还是孑然一身,自然,不能说什么都没有。现金和银行卡,拿的我手酸,房产,我怕是一个月都睡不过来,势力,一群人想着见我同我说上一两句话,女人...我的眼神暗了暗,女人恐怕只能从烟花柳巷中寻。

         是的,三十七岁我还没有老婆,连女朋友都没有,身边的漂亮年轻妹子多的是,可我心如静潭水,再也没有像十七岁那年的悸动,十七岁,我遇到的所有的女孩都是那么美。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不是那些女孩子多漂亮多吸引人,是十七岁这个年纪太美,举手投足间尽是青春的味道。

         我打听了一下当年的女孩去向何处,无一例外,各自已为人妻,曾经让那么多男孩趋之若鹜的人也最终归于了平凡。

         邓露露蓄起了长发远嫁俄罗斯,听说生了一对双胞胎,李维民不再是那个满身戾气的头子,继承了虞美人也学会对那些客人点头哈腰,陈梦研还是和初恋男友在一起了,男友治好了病便立马结了婚,陈亦可的丈夫是一名杰出的企业家,听说是相亲认识的,颇得她父亲的赏识,下属向我汇报这些时我在巴黎的街头吹风,金黄的梧桐叶吹落满地,和晚霞同晖。

         “先生,你知道圣心教堂怎么去吗?”甜甜的声音在我腰间响起。

         我低头一看,一个不过五六岁的黑发蓝眼睛的小女孩扯了扯我的衣角,一嘴标准的法腔,长长的羽睫刷刷上下眨着,她的瞳孔颜色比塞纳河的天空还要好看,五官精致的不像话,但她是混血儿,应该是亚洲和欧洲混血。

         我蹲下身子冲她笑了笑,正想回答她的问题,忽的一双手把那小女孩抱起,嗔笑着:“小静怎么又乱跑,让妈妈好找。”是中国话。

         我抬起头正好奇着,见到那女孩母亲的面容时一愣,秋风吹起一地的梧桐叶,迷了我的眼睛,我埋头擦了擦眼中的泪水,待我回过神时,那位母亲已经带着女孩离开了,没有注意到我。

         “林爷~”小属小心叫着我的名字。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继续问他:“刚才你说到哪了?”

         “我说到了林爷您当年的姐姐李研,据我们查到,她大学去了意大利留学,毕业后留在了意大利,现在也嫁给了一个欧洲男人,好像生了个女儿。”

         “哦,意大利啊,”我望着天上的云霞,声音轻飘飘的,“你说,欧洲这么小,我能偶遇到她吗。”

         “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的确,不是没有可能,这世间什么都有可能,我摸了摸口袋,里面是张发黄的照片,谁能想到照片里那个憨憨笑着的小男儿如今被人叫着“林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