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 风韵犹存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瞧着我看过来,黄老板也放下了手转头凶狠的瞪着我等我接下去说话。

         但是,我特么说什么啊!刚才也是一时冲动,只想着让他别再打他老婆了,他不怜香惜玉我看着糟心,不过我还没想到什么说辞呢,完蛋了,他老婆是躲过了一巴掌,下一个被打的人可就是我了。

         电光火石之间我灵光一闪,厚着脸皮说道:“黄老板,我们还要去临渚码头不能再耽搁,而且如果真的把嫂子给打死了怎么能比的上还吊着一口气出现再那人面前,效果来的好呢?您放心,我们肯定把事情办稳妥了不留活口。”

         实话实说,我也不能百分百的确定去码头就是去杀小白脸的,阿标之前也没和我讲这次具体做什么,全是我胡猜的,但我觉得猜的也八·九不离十,如果真的不准也算我运气不好大不了真的被打一顿,严重点打个半残废,阿标在场死我觉得不会。

         黄老板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记得你,你是林进是吧。”

         我一愣,尼玛被大佬记住名字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啊,但他既然都这么问了我也只好点头:“黄老板记性真好,我的名字是叫林进。”

         “嗯。”他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卧槽搞得这么吓人干嘛,这回我也不敢开口了更加尴尬,更不知道是说什么好,看来在大人物面前还是少言慎行些,不然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反正挺难熬的,黄老板终于开腔了:“车库里停着一辆大众商务面包车,赶快出发,知道该怎么做吧。”说完扔给我一把车钥匙。

         没错,是明确扔给了我!着实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既然是给我,说明我没惹怒他,反倒得了他的赏识?不可思议,我也赶紧回应:“黄老板,我绝对执行好任务!”

         刀疤脸像是扔一个没有生命的商品一样把那女人推向我,我张开手臂稳稳接住,她柔弱无骨般的身姿软软摊在我的怀里奄奄一息,浑身冰凉,似乎用尽浑身力气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便昏了过去。

         但那一眼,清冽中带着怜悯,我竟然有想保护她带她离开的冲动。

         虽然被打成这幅狼狈样还这么魅惑,可想而知平常好好的打扮那是多么的销·魂可人了,这样绝色的女人马上就死在我的手上了,可惜啊可惜。

         我不会开车,坐在后面陪着那个女人帮她解开绳索,小心翼翼的喂她水喝。

         “林小兄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救她呢,”阿标看着我打趣道,“她都是快死的人了,还喂什么水啊。”

         “不是还没死呢吗,这么好看的人马上香消玉损了你不觉得可惜?”

         “切,只能说红颜薄命吧,”阿标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我说你这小子可别是看上她的吧,她可是黄老板的老婆,比你大一轮呢!怎么也是阿姨那一辈了。”

         我轻笑:“没想到她这么大年纪了,我看着像是姐姐。”

         “卧槽,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我可警告你......”

         “行了行了,瞧把你吓的,”我看着阿标一脸认真几乎要翘脚的样子忍不住大笑打断他,“我就是单纯的觉得她长得还不错,没别的意思。”

         “那样最好,有的人该动有的人不该动全看上头人的意思,我们只管闷声做事,别动歪心思。”

         我正想回应阿标,突然怀里的人动了几下,她似乎要醒来了,我竟然有些紧张心砰砰砰跳个不停,盯着那张妖艳的脸一动不动,越看越漂亮,越发感慨这样的没人跟着黄老板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但谁叫那是坨金牛粪呢。

         忽的长长如小扇子的睫毛一颤,那双动人明眸睁开了。

         “你醒啦?”我吃惊道,自己语气里藏着的欣喜居然没有半分察觉,“你...要不要喝水?”

         她没有看我直接接过水去小口抿起来,末了还擦了擦嘴角混着血和水的污渍。

         “你们...是要杀我的人吧。”没想到她竟然说话了,语气平淡冷静的可怕。

         “我们...”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实话实说?我就是来杀你的,而且还要让你和你的情人小白脸双双死在一起!怎么忍心呢!最后还是委婉的表达了一下,“咳咳,那个嫂子有什么遗嘱啥的吗,或者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啊,我看能不能...”

         砰的一下,阿标狠狠的拍了我的脑袋:“干嘛呢你!见过哪个杀手还带事后的吗?啊?”

         “噗嗤~”那女人竟然笑了,看着我继续道,“没想到我会这样结束我的一生,你也不用喊我嫂子,我有名字。”

         “啊?”

         “叫我艾琳。”

         明明简单的四个字,被她的樱桃小嘴一张一合,声音都像会魅惑人心一般好听无比,天生的妖孽,她的眼睛格外有神,眼珠子一转流出暗暗秋波像是向所有人抛出了一记媚眼,这女人太会勾引人了,连阿标都有所触动。

         “你也别怪我们,”阿标看了艾琳一眼立马低下头耳朵有些红,“我们也是做好本职工作,混口饭吃。”

         “我知道,咳咳...”艾琳话还没说完就开始剧烈咳嗽,我连忙帮她顺了顺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真的虚荣她一下抓住了我空着的左手,顺势躺在我的怀里,在我耳边小声呢·喃:“其实我还不想死。”

         她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痒痒酥酥的,我身子一僵,甚至有些怀疑刚才是我幻听她没有说话,我有些不确认的看了她一眼。

         她竟然大胆和我对视,眼神中写满了期待和可怜,我靠,不行,再看下去就沦陷了,我赶紧偏过头去。

         等等!她的脚在干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的高跟鞋,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我的脚背和脚踝,灵动的脚趾像是会跳动的音符,从脚跟轻点上去差点碰到我的小腿肚,力度把握的刚刚好,不会重也不轻,偏偏能让我感受到她在我的皮肤上摸索着探寻着。

         车内空间狭小,人本来就多,她挤在我身上就算了,脚还不老实,关键别人都看不见,只有我自己感受的到,又享受又痛苦。

         面露苦色的看着她,她到底要做什么?

         “待会你们准备怎么杀我?嗯?”她脚下轻轻摩擦,嘴上却偷闲和众人聊天,那一声“嗯”尾音上扬,显得轻佻诱惑。

         我想我们是唯一一批会和攻击目标聊的如此甚欢的人了。

         “待会见到你那情人,我们尽量下手痛快些,不让你感到痛苦。”一个小弟红着脸回答。

         “谢谢。”她垂下头轻轻道谢,像有个羽毛有意无意的骚扰着我们的心,酥酥麻麻的,看着她低眉顺眼柔柔弱弱有些绝望的样子,太让人心疼了。

         不过她的脚上工夫可没停过,“艾琳,你...”我实在痒的受不了想提醒一下,没想到被她飞快打断。

         “这里面你的年纪最小吧。”

         “啊?是!”我刚一回答完,她脚下动作竟然停了,莫名有些遗憾是怎么回事,但这个女人肯定那方面的活肯定特别好,光是一个脚丫子就让我有点飘飘然了,如果是做其他....还不得赛过神仙。

         “我可以上个厕所吗?”艾琳问道,“我不会逃,不放心的话你们派一个人跟着我。”

         路行至一半,突然有这让要求也叫人不知道如何是好,阿标是我们的头子他面露难色:“你就忍一忍吧,马上就到临渚码头了,说实在的,你活不过两个钟头。”

         艾琳的眼眶一红,竟然带着哭腔:“这些我都明白,可我死也想死的好看一些,我怕我一死憋不住要是...要是...”她有些难为情,最后只说了一句,“我只是不想死的那么难看,你看我都快活不久了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吗?”

         女人呐,竟然连死都这么爱美,阿标也很无奈,哭笑不得让我跟着艾琳一同去。

         我们下了车很快就找到了一所公厕,“你快点解决吧,我在门口的等你。”

         “你就不怕我跑掉?”她对着我轻轻勾起唇角,眼睛好像会被人的灵魂给勾进去。

         我摇了摇头,根本没这个顾虑好吗,就算她能和我们聊天说话,但是她呼吸沉重,可见还是虚弱的,即使精力十足又怎样,拜托我可是打破市长跑冠军的人,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能跑的过我?

         “你叫林进是吗,之前...我听他这么叫你就记住了你的名字。”艾琳眼神有些闪躲,小手也在裙角乱绞着,似乎...有些紧张。

         “没错,你不会记住这个名字,死后化作鬼来找我吧。”我笑着开玩笑道。

         她也被我逗笑了,走近我含情脉脉的盯着我的双眼,傲人的胸脯刚好抵在我的胸膛上,只需要我们再靠近一些就可以压到变形,妈蛋,这个女人故意的吧。

         “你要是能帮我逃过一劫,不化成鬼我也来找你。”说着她的轻轻搭在我的胸膛上一路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