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章 今晚睡你的床
         对方那几个拿短刀的怎么可能是这些拿着西瓜刀,大木棒和钢管的对手,看着王杰他们几个打得愈加霸道,不给对方一点喘息的机会,我赶紧大声拦住道:“别打死了!阿标在哪现在没不清楚。”

         “哦这样啊,”王杰玩味似的转了转脖子,一把钢管杠在肩上,“那就留一个活口,剩下的......”

         “剩下的打得差不多了扔在河里喂鱼,是生是死看他们的造化!”唐黑人接着王杰的话接下去道,语气风轻云淡,不带一丝情绪。

         最后他们真的照做,留下了一个奄奄一息尚能说话的,剩下是噗一声接一声从桥上扔下去,独活的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扔,他躺在地上满眼写满了恐惧。

         我蹲下身子扣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和我对视,厉声问道:“阿标呢!说!”

         对方禁闭嘴巴一副不愿屈服的模样,王杰冷笑了一声,重重踢了下那人的屁股,笑道:“在老子面前讲屁个骨气!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老子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若是动用一些死刑我相信以王杰的手段一定可以撬开他的嘴,但现在没工夫在这耗,阿标的生命要紧,我叹了一口气缓声道:“是黄老板非抓着我不放,但我不会为难你们这些做事的,只要你说阿标在哪,保你活口。”

         “林小弟你废话太多,”王杰一把拎起那人的领子,啪是一下狠狠打了一巴掌,啐~一口混着血的碎牙被打了出来,他威胁道,“我不像林进这么手软,我倒数三秒,不说?你肯定是一死,但是你的家人朋友也在劫难逃!你以为我找不到他们?”说完呵呵笑了两声,开始倒数。

         那人听到家人这个词明显睫毛颤了两颤,我知道他有些犹豫了。

         “3...2...”一般这种情况下倒数会特意放慢节奏,但王杰一点也没没有,甚至还放快了!他有一个没一的点着脚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让对方死才是他是真正目的。

         三秒能有多长,很快他就数到了1,一字的话音未落,他狠狠的将人像扔破布一样扔在地上,换了把西瓜刀准备亲自送他上路,眼看着刀快入刺中。

         “在西边的空地那!”那人竭尽全身力气长吼,刷~刀稳稳听在他左胸前,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我似乎都能听到对方砰砰砰的有力心跳声。

         见对方说了出来,王杰一笑:“来人架着他带路!”

         浩浩汤汤一群人往西边走了没多久,果然见着一个不过十二三的孩子守着双手双脚被绑着的阿标。

         那孩子一见到我们,特别是看见在最前面打得不成·人样的黄老板手下,双腿发软直接往地上扑通一跪!连头磕头不敢抬眼看我们颤声求饶:“我只是路过的,他们让人看着给我100块钱,这事和我没关系,求求你们放过我,我知道错了。”说完匆匆忙忙从口袋里翻出一张崭新的100块毛爷爷。

         “滚!记住你今天什么也没看到!”我不耐烦的说道。

         “谢谢,谢谢各位大哥。”那孩子真是被吓着了,连站起来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连滚带爬的跑远了。

         我把阿标口里被抹布拿去,他呸呸呸的吐了好几下,“真特么脏,林进你怎么带了多么人来?我还以为我要死在这里了呢。”

         我轻笑着锤了下他的胸口:“我们现在可是宋少的人了!谁敢和我们作对!”

         “什么?宋少的人?你是不是已经和唐磊谈妥了?”

         “咳咳!”我身后传来唐黑人的咳嗽声,脸色不是很好看,哈哈,不过阿标也是太激动了,竟然没发现唐黑人也在场。

         我帮他松了绑,阿标边活动筋骨边说埋怨道:“可惜了我的手机,被他们拿走了,这会要不回来了。”

         我笑了笑:“不就是个手机嘛,换个新的呗我这次也换了,对了!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是他们接的,明明是你的手机为什么他们不知道打过来的是我呢?”

         “哈哈哈,”阿标干笑了几声,和我解释道:“我没有给人留备注的习惯,你们的人对应着号码我都记着呢,就是生怕有一天被人拿了手机骗了去,不过我发现被绑架了这招也挺管用的是吧。”说完还笑着用胳膊捅了捅我。

         可是我听着怎么这么不舒服呢,走这道上的就是这样,牵挂越多越是累赘,连电话簿里留个备注都不可以。

         我今晚还是回了家,带着一身的伤,不过已经去过医院简单处理了。

         黄老板应该那知道了我现在从属于宋少,我又干了他那么多人,一时之间也不敢再针对我,所以我放心回了去。

         这么折腾下来夜已深,家里的灯已灭,想必他们已睡,我没带钥匙轻轻敲了敲门,想着要是实在睡得太死听不到敲门声就算了,大不了我又去“有家客栈”。

         我在门口吹着夜风等了一会,听着屋内没有一丝动静,看来没人给我开门了,罢了罢了,我转身离开,想去寻了落脚地。

         “林进?”身后传来声音,是李研。

         我转身看她,她竟然簌簌的留下泪来,等一下!怎么说哭就哭,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凶巴巴的母老虎李研吗?看见女生在我面前掉眼泪,我就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研,你别哭啊?”

         “臭林进,你怎么回事!都一天一夜见不到人!现在还知道回来!”刚才只是无声的刷刷流泪,现在直接干脆哇是一声大哭出来,对我边打边踢,喂!你这样到底是欢迎我回来还是不欢迎啊。

         我边挡着她的拳脚边回道:“你先让我进家门行不行,别打了,嘶~打到我伤口了!”

         “啊?你受伤了?”听到我说伤口,她赶紧安分下来。

         这受伤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我衣服都破了她还看不出来,姑且算夜色太浓她没看着吧。

         我回到房间吓了一跳!老子的被子枕头呢!怎么都给收起来了,留下光溜溜的床板,原本桌子上累着的好几本漫画书也不在了,桌子比我脸还干净,我回头望了望身后的李研,这算几个意思啊。

         李研尴尬一笑:“呵呵,你不是一直没回来吗,谁叫你也不接我的电话,我妈还是以为你跑了不回来了。”

         “所以你们就擅自收拾了我的房间?打算腾出来?”我扯了扯嘴角,不就是一天一夜没回来吗,王莲花也未免太心急了一些吧,明明是根本不想我回来。

         “还没收拾完呢!”李研指了指我的衣柜,“都在那里面,大不了你再拿出来放好呗,现在太晚了,你赶紧把床先铺好吧。”

         我一打开柜子,还真是收拾的干净,所有是衣服打包在一个大大的蛇皮袋里,另一个袋子装着拆下来是被套枕套和棉絮,要是真想重新铺好原来的床,也得半个小时,关键太烦了!

         “李研你帮我铺床吧。”

         “啊?你自己的床你自己铺!”李研也不愿意帮我。

         “你看我这一身的伤哪能铺得了床,刚才又被你打了一打...”我有意无意的揉着伤口。

         “又来?”李研皱了皱眉头,“上次你也是这个借口,不是我不给你铺,是...是我不会铺床!”

         卧槽!不是吧,她竟然不会!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真的假的,不过细细一想,王莲花对李研十分娇纵,她从小到大的床应该是她妈妈铺的,自从我来也没见干几个家务活,明明没个大小姐命,王莲花却把她当大小姐养着,我就是她家的小仆人一样。

         可是,我也不愿意铺床!

         “那我今晚睡你床吧。”我冲李研微微一笑。

         “睡我床!怎么可以!”她狠狠的跺着脚,小脸却上了红,不停的咬着着自己的下嘴唇,看着分外可爱,本来却也一句玩笑话,但看她这么有趣的反应我改了主意,非要睡她的床不可。

         “不行,是你和王阿姨把我的被子床单给我收起来的,我没床睡了你要负责!”

         “那也不能睡我的床!万一你...你动手动脚的怎么办?”她娇哼了一声,眼睛竟然不敢往我身上放,四处乱瞟,而她的小脸蛋更是红的能掐出血来。

         我无奈的摊了摊手:“你看我一身的伤能对你做出什么来?恐怕你现在要打我,我都没有还手之力。”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这些伤口到底怎么回事?”

         “你打出来的呗。”我边笑着回道边往她的房间走去。

         “林进!”某人在我身后抓狂的大吼。

         最终我还是如愿以偿的躺在了李研的床上,她的床香喷喷软塌塌的比我的舒服多了,李研也在我的边上,不过她好像真的怕我把她怎么着了,死死扒在床边生生的和我之间空出一个人的距离来。

         “李研,你那样不会掉下去吗,睡过来些。”我好心向她建议道。

         “不用,我的床大,你赶快睡觉吧。”

         哦?床大吗?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客气,往她的方向凑了凑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