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章 电梯意外
        今天还真是倒霉!我这么想着,却还是稳稳接住了陈亦可,毕竟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我还能不解风情的推开吗?

         又是一阵剧烈的下坠,咣当!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然后电梯终于停住了,索性我们没有受伤,见暂时安全不再晃动,我轻轻摇了摇怀里的陈亦可。

         我想扶她起来,却发现她紧紧抓着我的手臂,身子却比刚才更软,“林进,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摇死在这个电梯里了。”她的声音在发颤,我知道是真的害怕了。

         照理来说我该当一回暖男好好安慰安慰她,可我却不想这样做,难得见她这幅样子,脑子里第一个蹦出的指令竟然是“调·戏”!妈蛋!这个念头跳出来都把我自己吓了一大跳,难道在我骨子里竟然是这么流氓的人吗?

         顺应本心,反正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戏谑地一笑,故意低头在她耳边低低说着话,“怎么了,我的班主任,刚刚还不是很有气势的嘛,你这个样子,还打算怎么送我啊你说。”声音低低的充满磁性。

         她抬头嗔怪地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却满是诱惑:“我这不是吓着了嘛,你看看,我腿都软了,一时半会儿也站不起来了,怎么了,让你抱一会你还不高兴了是不是?”

         高兴!当然高兴啦,都舍不得放开这香软的身子,为了表态,我赶紧又搂紧了几分,脸颊几乎要和她的贴上:“我可不敢啊班主任,这么漂亮的姑娘在我的怀里,我可不想松开。”

         “就你嘴贫,说这些话都不用打草稿,平日里没少拿这招骗小姑娘吧。”说是这么说,可我明显感觉到她往我怀里又进去了一点。

         “哪有啊老师,这你可冤枉我了,就算有,那也只是一种欣赏嘛再说了,也得看我对谁说。对长得难看的,我才不这么说呢,况且现在,我不还是你的男朋友嘛。”说完我朝她的精致是小耳朵吹了口气,满意地看到她白皙的脸染上一层薄薄粉色的云霞。

         “现在就知道是我男朋友了,你这个人。”气氛暧昧的恰到好处,她轻轻地捅了捅我的胸口,几分撒娇几分蛮横,让我的心都荡了起来,手也不自觉的抚了抚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她竟然没有如何反抗!被吓软了连触觉也不那么灵敏了吗?

         我说道:“早知道晚知道不如现在知道,老师,我好歹也帮你解了围,你又给我台阶下,这不是一举两得嘛,你看要不是我走错了门,那么多有男朋友的有老公的里面,就你一个孤孤单单,多可怜啊。”

         她拢了拢一旁的碎发,浅浅地笑了一下,埋汰了我一句:“油嘴滑舌,说不过你,还是快想想,怎么出去吧。”

         一句话拉回现实,电梯肯定是出了故障,虽然还想和她这么抱着,但光坐在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人来救。我拿出手机,欣喜地发现竟然还有信号,乐得我差点亲了口陈亦可的脸颊,但真亲了下去恐怕会换来一记巴掌吧。

         不敢多耽搁,我找到刚下王杰的电话,赶紧打了过去。“

         喂,林进,你小子真不厚道。上了趟厕所要这么久,还不快上来继续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没等我开口就被王杰一阵抢白,电话那头嘻嘻哈哈的声音很多,可见并没有因为我离席太久惹得大家不痛快,我暗暗松了口气,这才小心翼翼地向王杰汇报我的情况,却没发现怀里的陈亦可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喜滋滋地放下电话,我这才注意到一直被晾在一边的陈亦可。

         “怎么了班主任,很快我们就能出去了,我看你好像不是很高兴啊。”当我看向她时,她已经收敛起了全部异样的表情,除了看起来比刚才平淡些倒也没什么不对。

         听到我的话,她娇笑一声,整个上半身像是没有力气地伏在我身上:“舍不得你呗,刚才我还奇怪呢,你一个学生怎么回来聚湘楼,,你在这还有朋友?”

         我痞气地勾起她的下巴,轻轻呵了口气,“担心什么,又不是以后见不着面了,你说是吧,老——师——”我特意在最后两个字上咬重了音,想向她强调我和她之间的另一层关系,别的地方见不着,学校又不是不行她又不笨,自然听得懂我在说什么。

         “至于我的朋友嘛,是啊,我一个穷学校可消费不起这里的,多亏了我那富二代朋友带我来见识见识,只怪我上完厕所走错了路。不过这样也好,不然怎么这么有缘,吃个饭还能见到老师呢。”

         “是啊,还多亏你了呢,不过你能有什么朋友,不会是那些打架抽烟喝酒认识的吧!欸?我刚才好像听你提到了宋少,他.....”

         她还没说完,电梯上头就传来一阵金属强行掰开的声音,紧接着酒店的灯光就直直地从上面射下来,刺得人眼睛生疼。我眯着眼往上一看,发现上面已经有人给开了个口子,正喊着让我们上去没有时间犹豫,我推了推陈亦可示意她先上去,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紧抿着嘴,一句话也没说。

         逃出去总是很快的,把她送出去后,我很快也被救了出去。

         电梯里呆久了总归是有些闷,我坐在一旁的地上,轻轻地调着呼吸,享受这难得的新鲜空气,就在这时,一双皮鞋出现在我眼前,飘下来几句调侃的话,“林进啊林进,你本事倒不小,上个厕所还能被困在电梯里头。

         卧槽,是宋少!“听到他的话,我一怔才抬头讨好地一笑,打算回话,却发现宋少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混杂着惊讶,不解,疑惑,恼火,我不太确定,他的眼神实在太短,我顺着眼光看去,却发现那正是陈亦可的方向!

         原本一直低着头的陈亦可在听到宋少的话后也刷的一下抬起了头,我清楚地看到,她的脸上也满是震惊,还隐含着一丝转瞬即逝的警惕,卧槽,我看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