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30861524"><td id="ZQSNWHA"><embed id="QAqivN"><blockquote id="HBFKSYQUGA"></blockquote></embed></td></di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9章 鸿门宴
         我看了一眼面前的陈梦妍眼神暗了暗:“那个我先去接个电话,你等一会好吗?”不等她回答,我便急匆匆转身出了房间,确保她听不见我说话的内容,因为这通电话是王杰打来的,而且我还听到了宋少的声音。

         “喂,王杰你刚才说什么?要我现在去聚湘楼?”

         聚湘楼是市里有名的中式酒楼,听说具有中国风特色,历史文化内蕴深厚,我只是远远瞧见过外观,全木质结构,挂着红灯笼确实有些像历史书上还原的酒肆,而且远远比那个更豪华,当然让聚湘楼名声大噪的可不是空有复古外表,而是其人均消费!

         明明是一家中餐,但价格却比一向不便宜的西餐的贵出许多,所以当地人有一句坊间流传的玩笑话:顿顿吃牛排鹅肝不一定有钱,但要吃过聚湘楼的小菜那百分百是有钱人!

         所以出入聚湘楼的一向都是富商达官,我连里面的白开水都没有尝过,王杰看着也不像舍得花钱的人,于是我问道:“是宋少请客吗?”

         “你小子倒是不笨!说白了不是我要你去,是宋少!”顿了一会,电话那头传出了另一种声音,阴沉却有着淡淡的威慑力:“你不会不赏我这个脸吧?”

         妈蛋,听到这个声音老子虎躯一震,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虽然电话里的声音和平时我们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同,但这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语气,除了宋少还能有谁!

         卧槽,我刚才猜的没错,他的确在边上,乍一听像是邀请,但是更像是威胁,我特么怎么不敢不赏他的脸,连忙笑嘻嘻的回复道:“既然是宋少请客哪有不去的道理,刚好我还没吃午饭呢,您先小憩一会儿我保证半个小时内就出现在你的面前。”

         “嗯,”他淡淡道,“待会儿唐磊会在聚湘楼门口接你。”语气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

         “那还真是麻烦他了。”

         “麻烦个屁啊,你快点来哈,别让我们宋少等太久,可就差你了!”这大老粗的口气一听就是王杰的,电话又回到了他的手上,我不敢耽搁,应了声“好”就挂断了电话。

         忽的有人拍了一下的肩膀,卧槽我还沉浸在刚才的电话内容里面没有回过神来呢,劳资吓得差点跳起来,一回头是陈梦妍在我身后,一脸的好奇。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过来的,走路悄无声息我一丁点也没发觉,也可能是刚才我的注意力太集中于这通电话了,所以丝毫没有察觉,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听见。

         “林进,刚才是谁打来的啊?”陈梦妍一歪头,长睫扑闪,看来是没听见。

         我笑了笑:“好朋友,请我吃饭去的,他换了新号码。”

         “哦,请吃饭啊,那你现在就去吧别迟到了!”

         “本来我还想陪你吃饭的,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我现在给你叫外卖吧!你想吃什么?”说着我在手机上开始找外卖电话。

         “欸!不用了,就我一涛两个人,他还只能吃些流食,待会我自己随便煮些就好了。”望着她甜甜的微笑,忽的我有些心疼起眼前这个女孩,明明看起来那么的不食人间烟火,内心却比谁都成熟懂事。

         我不免想起同龄的李研,她可是被人伺候惯了,最基本的打理收拾都干不好,要是她来煮东西肯定会炸了整个厨房,不对,连带着整栋房子都会给烧个精光,再年长一些的班主任,论厨艺,和李研半斤八两,哪像陈梦妍,这三个人里面她看着最娇贵,却偏偏最持家。

         我匆匆和她道了别,打车去往聚湘楼的路上,说好半个小时之内到,当然还是越早到越好,打车不肖十分钟便可以到达目的地,期中我还是忍不住给陈梦妍叫了外卖,两份暖心养生粥加一杯珍珠奶茶,不是说她男朋友只能吃流食吗?粥应该可以下肚吧!

         很快我到了聚湘楼门口,在重重花枝招展的迎宾小姐中,一眼我便看到了唐黑人的所在,谁让他这么黑,在一群白白嫩嫩的年轻美女中很是显眼,我小跑过去到他面前笑道:“等我很久了吗?”

         没想到他冷冷瞥了我一眼,闷声道:“久不久也是宋少说了算的。”

         我没好气的撇了撇嘴:“我说,宋少怎么突然要请客了?”

         他看都不看我,边往前走边道:“以往帮派里加入了一个重要人物,都会请客设宴欢迎,算是一种不成文的帮派仪式了吧。”

         我紧随他其后轻笑:“原来如此,看来我的地位还不小啊!嘿嘿有些受宠若惊了,竟然在聚湘楼设宴欢迎我。”

         话音未落,啪!唐黑人没征兆的突然脚步一停,我差点没刹住车撞到他精瘦的后背上,干嘛啊突然停!前面空空如也没什么障碍物啊。

         唐黑人回头给我翻了个大大白眼,好笑的看着我:“林进你未免太自我良好了吧,这场宴席是来欢迎我的,才不是你,哦对了,好心提醒,可能对你来说是一场鸿门宴也说不定呢。”他眼睛本来就不大,此刻笑眯眯的完成一条细缝显得无比奸诈!

         妈蛋!原来我不是所谓的重要人物!我就说嘛,不可能一进来就处高位,本来还有些惶恐但现在胆战心惊又浮上了心头,不是专门来欢迎我的就算了,特么的还要给我下套?黑帮也不是说加就能加的,就算加了还得玄着一颗心。

         我继续跟着他身后,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待会说话可要小心一点,不能同宋少和其他帮友产生嫌隙,放低姿态先当一次千面狐再说。

         一推开包厢大门,我迅速瞄了一眼里面的座位格局,有时候,能从饭局上坐的位置判断出来这里面人身份的高低尊卑。

         这是个圆桌,离大门最远也是刚刚在大门对面的就是上席的位置,一般坐的都是最厉害的人,果然宋少就坐在那里,而他的左右两边坐着的人一定是他的亲信!